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长篇鬼故事 > 我邻居可能不是人

我邻居可能不是人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 时间:2013-12-05 17:08

多岁,见到人喜欢笑,嘴角上扬,无声的笑,我见到他也是象征性地点点头,他见到每个人永远都是那副表情。  他没老婆,家里永远都是他一个人,没有见过他买菜,也没见他的家里有什么人来做客,没见他和什么人说过话,他好像是上夜班的,凌晨点过后就听见他家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然后又吱呀一声关了。  我是个夜猫子,喜欢玩网游,通常不知不觉地玩到凌晨,点是常有的事。  有天深夜,他家的门又吱呀一声开了,然后又吱呀一声关了,我知道是他回来了,我心想这个人生活倒很规律。这时候有人敲我家门,我很奇怪,这么晚了是什么东西会跑过来敲人家家的门。  去开门吓了我一大跳,倒不是看见什么女鬼啊,尸体啊,鲜血啊这些的,这个奇怪的男邻居光着上身,只穿件单薄的灰色棉毛裤,现在零下度,他就不怕冷吗,这个人骨瘦如柴,除了皮就是骨头了,那颗脑袋摇摇晃晃地架在脖子上真让人担心它会不会掉下来。  说实话,我有点怕这个人,我怀疑他精神不正常。  他见到我很友善地笑了笑,我问他:有什么事?  他说:我家上不了网,能不能借你的电脑用用,很急。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开口说话,声音沙哑,好像是抽了几十年的烟才会有这样的声音。  我想拒绝,可又想不出什么理由去拒绝他,于是我就把他让进了屋,我随口说:你不冷吗?  他咳了咳嗓子,很淡定地说:不冷。

 

  他坐在电脑椅上,递了根烟给我,我一惊,突然浑身冒冷汗,这个人是从哪里把烟掏出来的?全身上下除了一条棉毛裤哪里有能装烟的地方呢,难道是从裤裆里掏烟的?  我没接,他自己把烟点上然后用那根细长的手指夹住。他很熟练的进入了一个论坛,里面尽是些让人不寒而栗的图片,车祸死的,脑袋搬家的,被烧死的,肠子外露的  他对这些图片格外垂青,对着它们凝视很久,一张张地图片另存为保存到桌面上,看完之后对我说:我回家拿下盘。  我问他你怎么喜欢看这些图片,他很平静地说:没事看着玩,谢谢你,我回去了。  他走之后我发现刚刚那根香烟他一口都没抽,一根长长的烟灰躺在那里,香烟的牌子我也没有见过  我把他刚刚下载的那些图片全部删了,我有点后悔让这样一个奇怪的人进家门。  正准备睡觉,发觉有个地方不太对劲,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我的脑子就开始回放刚刚的情景,他来敲我家门,光着上身只穿了件棉毛裤,点了一根烟没有抽,下载了一些恐怖的图片存到自己的盘里,然后回去  我有个毛病,脑子里有事就睡不着,喜欢和自己较真,非得把这个不对劲的地方想出来不可,终于我想到了,他回去的时候我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吱呀开关门的声音     长达一个月的时间我都没有再见过这个人,我甚至以为这个人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他的屋子就这样空了一个月。  有天我从单位回家拿东西,看见他家的大门敞开,很多人进进出出,一看就是装潢公司的,很多人忙里忙外,里面有个女人衣着华丽,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再订什么家用电器。  门口杂乱地摆放着很多东西,让我进不了家门,那个女人很有礼貌,连声说抱歉,她很客套地说以后大家都是邻居了,远亲不如近邻什么的,然后她就让那些工人把门口那些东西都给移走,我看见这些物品中有条单薄的灰色棉毛裤,不知怎么搞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个女人是个北方女人,喜欢包饺子,非常热情,她的丈夫也和她一样热情,没事就让我去他们家吃饺子,她男人喜欢边吃饺子边喝酒,喝多了就会跟我说他年轻的时候多么勇猛,喜欢打抱不平,身上还有好多处伤疤都是那时候见义勇为留下来的,而我也习惯了有这样一个很好相处的邻居,比那个喜欢看血腥图片的变态男好多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标题:我邻居可能不是人|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60/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长篇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changpian/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地府刑场

    序章 二楼漆黑的卧室里,母亲紧紧抱着十五岁的女儿,眼神充满着惊恐。女儿见到母亲的...

  • 代价

    一个视频一碗泡面 出租房凌乱狭小,苏云在这儿已经住了三个月,可每次推开门依然会习...

  • 疯鱼

    楔子 月光拨开云层,露出了半张蜡黄色的脸。 借着微弱的月光,猫头鹰的胆子壮了些,它...

  • 死亡合租

    床下有只手 哇!这房子真不错!一放下行李,姚云姗就由衷地赞叹道。 在姚云姗面前呈现...

  • 丁字巷

    神秘人 黑暗中的废墟,是唐英的宝库。 此刻是凌晨两点,商业街上的霓虹灯减弱了许多,...

  • 异物

    楔子 那天我和简诡在黄泉酒吧喝酒,简诡是一个特殊的异数画家,当他感受到灵体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