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长篇鬼故事 > 山村学校停电后发生的诡异事件

山村学校停电后发生的诡异事件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编辑部 时间:2014-03-17 22:00
我是1986年从XX大学师范专业一毕业回去后,就被分到云南省一个边远地区的临县三中教语文了。 临县三中是该县出了名的农民中学,主要是招收些附近的农村孩子来读书,上完初中基本都不上了,回家务农去了,初中三个班,高中只有一个班,仅三十多个人, 眼看今年能考上大学的一个都没有,最多也就是照顾一两个师专保送生什么的,都没有升学率,也没有更大的前途和发展空间。这里几乎谁都不愿来,被分来得都是 几个没关系走后门的。共有七个人,一个校长兼外语教师和党支部主任,一个副校长兼教研组长,其它还有两个女老师,剩下的就是我和吴俊,及一个至今未完全转 正的50年代的老师范生,李怀念老师了。
学校离城区有点儿远,学生晚上都回四面的山村去了。一排新盖的小简易平房,有六间,可只住了吴俊我俩人。

这个学校背临大山,白天看着倒是绿荫荫的一片,可晚上就不同了,总感觉十分阴森森的,天一黑下来,后山就会忽然变得黑乎乎的很怕人,尤其有各种虫子 发出各的呼叫声与夜风声混合在一起,让人听了都不敢往后山走近一步。山上有几个墓,那几年盗墓风盛行,山后那几座坟也未能幸免,尤其是其中的一座老坟,被 挖得连棺材都及里面的白骨都暴露了出来。

由于学校里的简易厕所太矮了些,高点的人一站进去会露出是上半个脑袋来,于是那天我急着小便,就从小道溜进后山去方便了,怕被学生看见,我溜得远了 点,恰好到了那座老坟前,出于好奇,撒完尿后我走近去看了看,不料吓得我毛骨悚然,我竟然看到不久前的还好好的墓竟然被人挖掘了,而且由于水平不高,把整 个凸起的墓挖得都凹了下去。可能由于慌忙的缘故,连土都没有很好的回掩起来,只草草掩了一下,于是由于这段时间下雨,那块没腐朽完的棺材便活活暴露了出 来,最让人恐怖的是棺材里露出来的那半截白生生的腿骨。虽然是大白天,可是在遮天蔽日的热带树林里,我也觉得不寒而立,我飞快的溜了回去,那天上课都有好 次走神,读错了课文,因为我满脑子里都是那座老坟及棺材中的半截白腿骨。

那是无主无碑的老坟,也没有什么人去报案,本来过了就过了。

可是怪事情却出来了,三个月后的某天傍晚,天将黑未黑时。

那天是三月二五号,我正在伏案批改学生作文,却忽然停电了,旁边吴俊明正在放着录音机听音乐,也突地中断了,于是他出来看了看,原来是整排房子都停 了。当时天已黑了,虽然整排房子可以住六个人,但实际只住了两人,其它四间都堆着些体育用品及杂物。也就是说现在整个不大的学校里面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刚 分来的年轻老师。

我开门出来看的时候,只见吴俊明正用张凳子垫着踩上去查看保险,然后,他转头告诉我保险丝烧坏了。怎么办呢,这儿可没有保险丝。看来只能下山到县城 的五交化商店去买了,我有张破烂自行车,于是我去了,因为我也着急,明天要上作文课呢,点蜡烛虽然可以,但那太伤眼睛了,再说吴俊还想听音乐呢,他刚刚买 了几盒好听的磁带。于是我顺着凹凸不平的山路骑车下山去了。这时候正是夕阳下山的时候,如果快点估计半个小时候后就可以赶回来,也就是天完全黑定之前可赶 回来了。可是没料到那天出其的不顺,先是下山的时候车被一个小石头绑了一下,我摔了一交,接着赶到县城五交化商店的时候,里面却正好没有了保险丝,最后我 好说歹说,那位老师傅看我是个教师,又有急用,一狠心把自己店里的一个保险盒拉了拔下来给我了,也没收钱,当我连声说谢时,他只说要我好好教书,我随声答 应了。

可更倒霉的事还在后头,在回校的山路上我是下来推着自行车走的,可是即便这样,车轱辘却仍然不知让什么给扎破了,我百思不解。就这样七折八拐的折磨一阵,到我到达学校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就在我快到宿舍时,忽然我听到清晰的歌声传了下来,是从吴俊明的那间宿舍发出来的。是那首当时流行的歌。

“我家就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乱过,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

我心想原来吴俊明这小子修好了。

可是为什么还不开灯呢?因为我发现那排平房仍然是黑乎乎的。就在我把单车停好,走过去时,歌声停住。我走过去时,看到吴俊明满脸焦急的正等着我,见 到我来,还大声说,快点啊,怎么这么久。我想这小子装什么佯。于是道,我摔了一交,另外保险丝卖完了,我找了半天才找到。哦,他说那就好,快装上吧,接着 朝我伸过手来。我说我来安好了,你刚才是用铁丝替代的吗,可别烧了。

他听了不解的看了我一眼,说什么呀?我想这小子还装,于是对他说,别装了,刚才我在山下都听到你录音机放的歌了。没有啊,吴俊明满脸诧异的望着我, 说,我刚才上厕所去了。根本不在屋里。再说也听见什么唱歌声啊,是吗?我心想也许是我听错了,是山下哪儿顺风飘上来的声音罢。于是我自顾用手电照亮,一看 电表,却见保险丝好好的在上面。不禁气上心头,回头对吴俊明大叫,喂,你干什么呢,拿我开涮,这玩笑过了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什么啊,吴俊明站在下面说,我怎么拿你开玩笑了。你自己来看看,我从凳子上下来,没好气的对他说,保险丝好好的,一定是你拉了闸刀下来拿我来开涮。不可能啊,吴俊明爬上去自己一看。然后没话了。接着他喃喃自语道,真难以置信,刚才明明是断了的。

接着我进屋大声对他叫道,快吧闸刀拉上去,别闹了,我还要改作文呢。接着我一拉灯泡亮了起来。于是我接着改作文,心想得把时间追回来。旁边传来吴俊明录音机的声音,又是那首黄土高坡。我心想,刚才一定也是这小子放得,见我来才关了,还说什么上厕所去了。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就在我改完了一半学生作文时,门忽然剧烈的响了起来,我站起来拉开门一看,见是吴俊明,他神色有些不对,语无伦次的对我说, 小……江,今天我们一起睡吧,我一听道,你疯了吗,你又不是女的。我不欣赏你这身材,再说我不习惯两个人睡。他听了停了一会,然后又说,要不,我把录音机 抱过来,我们两个一起听,今晚别睡了。我越听越不对劲,道,你说什么呀,你在旁边放,我这里就能听到见,那首黄土高坡,我听得很清楚呢。他听了一脸疑惑的 看着我说,我没有放这首啊,我今天放得一直是邓丽君的歌。骗谁呢,我对他说,快回去睡吧,别闹了。我也要睡了。接着我把门关上懒得理他,然后我听得他在我 门外又停留了一会才回去了。他回去后那歌声传来了,还是那首黄土高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地府刑场

    序章 二楼漆黑的卧室里,母亲紧紧抱着十五岁的女儿,眼神充满着惊恐。女儿见到母亲的...

  • 代价

    一个视频一碗泡面 出租房凌乱狭小,苏云在这儿已经住了三个月,可每次推开门依然会习...

  • 疯鱼

    楔子 月光拨开云层,露出了半张蜡黄色的脸。 借着微弱的月光,猫头鹰的胆子壮了些,它...

  • 死亡合租

    床下有只手 哇!这房子真不错!一放下行李,姚云姗就由衷地赞叹道。 在姚云姗面前呈现...

  • 丁字巷

    神秘人 黑暗中的废墟,是唐英的宝库。 此刻是凌晨两点,商业街上的霓虹灯减弱了许多,...

  • 异物

    楔子 那天我和简诡在黄泉酒吧喝酒,简诡是一个特殊的异数画家,当他感受到灵体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