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 恐怖鬼故事 > 消失的尸体

消失的尸体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 时间:2016-05-05 13:16
序章



我是一名警察,但我不是一名普通的警察,我是负责协助调查一些特殊案件的刑事侦查人员,对案件进行分析,以及对案发现场的痕迹进行调查,进而帮助破案,虽然听起来我的工作可能会充满许多的刺激,可是当我从警校毕业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工作是多么的不容易,就像迄今为止我也没有办过什么案子,就更不用说破案了。

案发

我又像往常一样,在警局的值班室里无聊的呆着,看望着窗外的天空,我的名字叫做王宇,个子不算高,属于放在人群里也不显眼的那种,短发,身材还算瘦小。除了在警校里学习了勘查痕迹之外,也没什么特长,这导致我的生活没有其他业余活动。

正准备吃一点东西准备睡觉的时候,”铃~~铃~~铃”突然值班室的电话响起,我放下了手中的食品拿起电话问道“喂!谁啊?这么晚有什么事情么?”

电话那边传来急切的呼声“王宇,快来医院,这里发生了一起奇特的案件,组长让你快一点到现场勘查,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刚说完就急急的挂断了,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只能放下电话,准备离开。我的心情也不知是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案件紧张还是兴奋,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离开了警局。

心想终于有需要我的案件了,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

消失

来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那是一个医院的太平间,周围站立着许多的警卫和家属,虽然周围人很多,但借着傍晚的月光依然透漏着森森的寒意。

家属们大喊大叫与医院人员争吵,“你还我丈夫尸体,你们把我丈夫的尸体弄到哪里去了”一位中年妇女疯狂的抓着护士的衣领,警卫人员马上把双方拉开,生怕双方会有更严重的肢体冲突,我走到了一名胖胖的警卫面前,这名警卫长相非常的有喜感,大耳朵,圆脸,加上小眼睛,别人都只能用肥胖和猥琐形容他了。

“张雷,你这么着急叫我来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人在和医院人员争吵”我故意提高了嗓音,不然周围这么乱,我可不认为张雷能够听得到。

张雷手放在嘴边示意我不要说话,抓着我的手带我走到了一个偏僻的拐角,对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这所医院每天都会有手术不成功的人死亡,就在前几日,一位患了肺癌的患者由于抢救无效死在了医院中。家属虽然悲伤,但人死不能复生,也只能陪同医护人员把遗体送到太平间内,办理遗体保存手续之后,当晚便离开了医院,然而准备火化的那天,医护人员带着家属取遗体的时候,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遗体竟然消失了,问过了太平间的仓库人员,那是一位老人,老人说没有活人进去过,也没有尸体被取出,可是为什么尸体就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呢?案发现场已经保存了一天一夜,可是警方仍然一点头绪也没有,这时候的遗体家属已经再也无法忍耐了,就与医院人员大打出手,甚至出现了伤者,幸好警方拉着,不然可能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情,警方对家属的态度也表示理解,因为毕竟死者为大,人死了之后就要让他瞑目,火化升天,对遗体的不尊重是坚决不被允许的,而遗体竟然丢了。

经过调查,死者名叫赵愧,是一家公司的经理,平时对员工也很好,没发现他与什么人有仇怨,而且不说他是坏人,相反是一名好人,他平时经常捐款给慈善基金,帮助贫苦人群,这样的人可以说根本不可能会有人怨恨他,可是事实就这么的发生了,而且是尸体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会不会是看守太平间的人没注意到让人偷走了,或者是遗体根本就没有放进太平间呢”我思索了一下开口道。

张雷摇了摇头“不可能,我们观看了周围的摄像头,遗体确确实实被推了进去,而且我们问过看守人员,他们说没发现有人进出,而且监控也同样没有记录,不可能有人神不知不觉的盗取遗体”

“总之你先带我进现场勘查一下吧”我看着张雷片刻说道。

张雷带我回到了医院太平间的门口,进入太平间,虽然有人陪着,但是后背依然感到一阵阵的恶寒,太平间里每个遗体车上都有一具尸体,只有一个地方是空着的,很显然,这就是那具丢失的遗体,我仔细的查看周围的环境,太平间里还算空旷,没有什么其他的事物,一切都暴露在表面上,然而这更让我和张雷感到不可思议,好端端的遗体为什么会消失呢?我们四处检查了一下,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这就更让我感到奇怪了.





谁是嫌疑人

警局审讯室内,我们的组长带着我和张雷开始审讯第一名案件相关人员,这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他就是太平间看守的仓库人员,一双浑浊的眼睛,带着一副白框眼镜,头上稀稀松松的白发,满脸的皱纹,虽然看起来这样一位老人是不可能偷走一具尸体或者转移一具尸体的,但是作为一名负责的警察,我们不能放走任何一名有嫌疑的人。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尸体消失的”组长很严肃的问道。

“咳~咳~咳! 嗯,我记得那是前天的夜里”老人不停的咳嗽,仿佛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我们的组长示意我们继续问下去。

“老人家,您慢慢讲,讲得仔细一些,这样也有利于我们更好的搜集证据破案啊”我注视着老人的眼睛说道,我认为对待这样的老人家最起码的尊重是一定要的。

“那天夜里下着雨,我刚打算睡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就想去太平间看一看,当我检查太平间的遗体之后,我才发现,少了一具遗体,我当时特别的惊慌,直到我冷静下来,我就报警了”

老人说到这时突然被张雷打断了“你确定一直也没有看到有人进去或者出来过么?”

老人家思索片刻后摇了摇头,我示意张雷传唤下一名有关人员,虽然监视器没有拍到有人进出,但依然不能排除老人的嫌疑。

第二名有关人是一名医院的护士,她的名字叫做小铃,虽然说起来是护士,其实就是负责把尸体运进太平间的护工,这位是看起来是一位美女,1米7的个头,身材纤细,穿着一双医院发放的白色护士鞋,美丽的大长腿若隐若现,我赶忙拦住了张雷说“兄弟,你能不能有一点出息,看见美女就往上扑,现在是在办案,快点把你那禽兽的表情给我收回去”

张雷擦了擦嘴边的口水说“不是我没出息,而是我最近一直忙着办案,根本没见过女人,更不用说美女了,哪像你们,那么清闲”

我无奈地看着张雷那一脸猪哥样,叹了一口气对小玲说“你是从什么时候把尸体推进太平间里的”

小铃胆怯的颤抖“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一个护士而已,死者的遗体丢失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尸体是如何消失的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还没等我们问其它的事情,就紧张的自言自语起来。

她表现的这么紧张,我怀疑她与案件有关,叹了口气说“您之前认识死者么?”

小铃咬着嘴唇,眼神漂移不定,沉默良久之后“我们是小学同学,但是关系不是很熟,就是一般的朋友”说出这句话后,小铃还在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明知道她说的可能是假话,可是我却没有证据去证明她说的话,只能挥了挥手示意下一位有关人员。

就在这时,突然一位妇女冲进了审讯室,不顾其它警察的阻拦,一把抓住了小铃,不停地大骂“你这个贱女人,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勾引他,他又怎么会想要和我离婚,都是你,现在你满意了吧”警察赶忙把两人拉开,小铃的脸上满是伤痕,正在不停地流着鲜血,白白的脸蛋上鲜红一片,满是抓痕,看起来很恐怖

张雷和我已经被眼前的事情吓傻,不知所措的我们赶忙先带着小铃去了医务室,并对家属进行了扣留,事后我们询问了那位中年妇女,原来妇女是死者赵愧的妻子,在丈夫还没有去世之前,就在外面有了外遇,外遇的对象就是小铃,死者赵愧与小铃本来是高中的同班同学,那时赵愧很喜欢小铃,可是由于家境条件不好,加上自己的相貌也不是很出众,学习也不好,所以一直都是暗恋,之后高中毕业也就没有再见过面。直到许多年之后,在同学聚会上又与小铃见面,而这时的赵愧已经是一家公司的经理,有身份有地位,但是这时的赵愧已经有了妻儿,只能秘密的追求小铃,最后欺骗小铃说自己并没有妻儿。

“其实小铃也是一个可怜人啊,怪只怪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真给我们男人丢脸”张雷愤愤不平的说道。

“世上的可怜人多了,你还全管得了啊,我们只要认真办案,不让凶手逍遥法外,多给这个社会增加一些公正就够了”我劝了劝张雷,不要因为心情而对案情的判断产生失误。

之后我们又陆陆续续询问了许多人,除了护士小铃与仓库大爷被定为首要监视对象后,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会议室内。“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小铃对尸体进行了转移,虽然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法运出尸体,但她的行为举止,那紧张的态度,我猜她一定是与死者的尸体丢失有关”我仔细的分析道。

“也有可能是看管仓库的那位大爷,虽然他没有什么作案动机,但是他也是很有可能的,也是最有机会接近尸体的人,都要进行严密的监视,王宇,张雷,你们负责调查医院里面与嫌疑人有关系的人,看看这两人最近是否有反常的举动”组长命令道。

“是!”众人齐声回答后便离开,开始对案件的进一步调查。





残肢

我和张雷正在前往医院的途中,去询问一下与小铃和老大爷关系不错的人,询问一下最近两人的情况。

警车停靠在了医院旁边的街道,我和张雷走进了医院,跟随护士上了电梯,直接到了5楼。

“叮~~~”门慢慢地打开,我和张雷走入了一间办公室,这是我们接下来要调查的,这所医院的主任,办公室非常的大气,旋转的真皮座椅,黑色的办公桌,白色的电脑,宽敞的桌子上放着一只可爱的大熊娃娃,电脑的旁边摆着许许多多的花,使空气都变得格外清新,让人一闻就心情愉悦。

张雷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我说这主任倒是挺会享受的啊”张雷瞅着眼前的一切羡慕的说道。

“你如果也当上主任的话,你也可以这么享受”我白了张雷一眼,对着办公室的沙发坐了下去。

不一会,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位女士,这位女士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穿着医院的护士服,她穿着一件紫色的旗袍,旗袍上面有许许多多的花纹,非常好看,高挑的身材,美丽的脸蛋。

张雷对美女的抵抗为零,不,甚至还不如零,看他那一脸猪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马上狠狠地踹了张雷一脚。

张雷捂着被我踹疼的屁股喊道“你踹我干嘛,还踹的这么狠,知不知道很疼的啊”

“该,如果你还不改掉你这个性格,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话,我天天踹你”我瞪了张雷一眼。

张雷看见我真的生气了,只好揉了揉屁股不说话,其实我也不忍心,我和张雷多年的朋友了,可是他这个性格总是改变不了,有一次他竟然因为嫌疑人长得漂亮,而认为她不可能有作案动机,虽然最后的凶手却实不是那个女人,可是他如果每次都这样的话,早晚有一天他会被女人算计。

我示意女人坐下来,互相之间都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女人的名字叫刘雪,很好听的名字,我接过刘雪递过来的一杯沏完的普洱茶,开口问道“听说你与小铃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小铃最近都在忙一些什么,或者与什么人有来往,有没有发现她哪里与以前不一样的”

刘雪捋了捋头发,想了一想说“没错,我曾经和小铃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她自从来到医院之后,我就发现这个比我小几岁的女孩特别的可爱,单纯。我慢慢就和她成为了朋友,我们基本做什么都要在一起,直到最近她被调配到其他部门工作,我们就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刘雪耸了耸肩膀。

“那她最近有什么反常么?”张雷抢着问。

“这我倒不是很清楚,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但我知道小铃她是一个善良的人,她不可能做坏事的,请你们一定要弄清楚,不要冤枉小铃”刘雪抓着我的手对我说。

我松开了刘雪的手说“我们一定会认真调查的,因为这是我们的职责,既然没有什么线索,我们就先离开了”说完这句话我和张雷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回警局的路上,我微微叹了一口气,慢慢闭上了眼睛,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案情也一直没有新的进展,真想睡一个好觉,什么都不去想。





“铃~~~~铃~~~~铃~~~”手机的屏幕又亮了起来。

“喂?你们俩马上到警局附近的车库来,有新的发现”组长急切的说着。

我和张雷不敢怠慢,赶忙掉头赶往警局附近的车库,这时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交通并不堵塞,我和张雷很快就赶到了车库附近,现场只有组长和几位勘查人员。

我跑到了组长的面前说“组长,怎么了,有什么新的发现么”

组长面色很不好看,对着我点了点头,示意我自己进去看一看。

我看到组长的脸色,就知道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因为我们的组长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还从来没有看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走进了车库,车库的光线很昏暗,虽然勉勉强强能够看清前方,但是非常模糊,只能摸索着前行,好在张雷跟在我的身后,我并不害怕,只是偶尔车库里面传来的阵阵寒风使我的背脊发凉。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慢慢的,我渐渐闻到了一丝气味,那是血腥的气味,虽然我没有办过什么案子,但是跟随组长这么多年,血的气味还是可以辨别的,更何况这股气味异常的浓厚,就仿佛自己走的道路上铺满了血迹一样,我和张雷紧紧的抓在一起,生怕这里突然出现什么。

过了一会,组长带着警员拿着手电筒照清了眼前的一切,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呕吐,晚上吃的那一点点食物差点没有吐出来,因为这实在是太恶心了,墙角与地面真的都留着鲜红的血液,不光是这样,在车库的最深处,一截手臂被悬挂起来,手臂上还残留着血液,断臂处有整整齐齐的切口,切口处飞满了苍蝇,仿佛这条手臂已经存在了好久,这条手臂是被活活的锯断的,而这手臂的手指很细腻,很明显这是一截女人的手臂。

“经过我们事先的分析与比证,我们确定死者就是嫌疑人小铃,至于周围的监控器,我们还没有调出来,只有明天才能出结果,看看究竟谁是凶手”组长皱着眉头,告诉我和张雷。

我顿时一惊,这竟然是小铃的手臂,昨天还被我们调查的女人,实在无法想象什么人会对那样可爱的一位少女下手,而且还做的如此血腥,实在是令人恶寒。

监控器下的黑影

次日清晨,阳光照射下,医院的车库内总算不是那么寒冷了,我的心情终于得到了一丝缓解。

监控室内的保安刚刚来到医院,就被警卫围住,眼睛慌张的瞪着我们,仿佛是想问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要紧张,我们只是想调查一下昨晚的监控,并不是针对你,请不要害怕,也请您务必配合”组长走上前严肃的对着保安说。

保安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的点了点头,可能他被之前的场面吓到了,一时间还无法接受。

我们跟随保安来到了监控室,调出昨天晚上的监控录像,白天的录像并没有特殊的事情发生,只有一些路过的行人,我示意保安快进,我们主要关心的是晚上发生了什么。监控持续地播放着,我们轮班换岗,集中全部精神,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

突然,正在观看监控的警员大声叫喊了起来“组长,你快来看”

一直在外面与众警讨论的组长听到后马上冲进了监控室。。

监控持续的播放着,大约在8点钟左右,车库的左边驶来了一辆白色小轿车,在车库旁边的路灯下照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子,小轿车行驶着,突然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急忙刹车,从上面下来了一位男士,踢了踢车的后轮胎,看样子是轮胎破了,男士只能推着车子停靠在路边。

我开玩笑地对那个检查监控器的警员说“小刘,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啊?莫非你让我们看的就是这个?”

那个被我称为小刘的人一直都是我们组的精英,有许多案件都是因为他才破的,他很有才能,是真正的天才。小刘笑了笑不语,随后指了指车的影子,示意我仔细观察。我疑惑地开始重新观察录像,可是一次两次我也没有看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车的影子。。。车的影子”我一直在心里不停的念叨着,然而下一秒我的嘴巴张的仿佛能够吞下一枚鸡蛋,因为我看到车子在急刹的时候,车的影子竟然一点一点的分离出来,分出来的影子从一团黑影慢慢地化为了一条手臂的影子,那影子的断口处还在慢慢地蠕动,就好像是断处的肉一样令人感到恶心,我强忍着呕吐继续看下去,那截断臂就好像是有意识一般,从汽车的影子出来后,就直直地飞向车库内,而且因为是影子,撞上车库的大门后就奇特的消失了。

监控室内一片寂静,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大家都无法解释这件事情,难道要我们21世纪的警察去解释一件可能是杀人案的案件是鬼做的?那是不可能的,任何一起案件都是有计划的,有痕迹的,可是这起案件又那么的诡异。

室内没有人说话,都皱着眉头沉默不语,仔细思考其间的种种事情,过了一段时间,还是组长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想可能是光线或者其它什么照射机器的问题,你们想想,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诡异的事件呢,刨除鬼神之类,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有人使用了特殊的手法,亏你们还干了这么多年,连这都想不明白,我想或许小铃的案件与丢尸体的案件有关,或许很有可能是死者赵愧的家属怀恨在心做的,也有可能是仓库大爷为了消灭证据,总之都有可能,还有刚才那个保安,和开轿车的那个男人,都要控制住,张雷,你和我去申请,搜索一下他们家里是否有作案痕迹”

这又是一件诡异的案件,上一个案件还没有处理,就又迎来了新的案件,两件案件交织在一起,只能先和张雷去搜查嫌疑人的家里,希望能找到一些什么线索。





分尸

我们先去控制昨夜那个开轿车的男人,因为如果他走了,就很难再寻找到,这样的话对案情的开展将非常的困难,我记得他把车停到了车库外的路边,我想他应该今天就会找人换个轮胎开走的,我打算和张雷在路边的咖啡厅里蹲点,等待嫌疑人出现。

我和张雷就这样等了一上午,倒是看见不少人,也看见过不少车,就是没看见那个我们要找的男人。

不过总算一上午的等待没有让我们失望,一名身穿西服的男人进入到了我和张雷的眼前,正是那位开白色小轿车的男人,他后面还跟着一辆面包,看样子是他的朋友给他换轮胎来了,我和张雷马上起身,迅速向男人跑去。

我们跑到了那个男人面前,说明我们的来意,又出示了证件,男人才只好跟随我们来到了警局。

警局的审讯室内。“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工作”我问道。

“我叫林天,家住在市内,现在一家公司做销售经理”男人回答道。

我要先把一些基本的问完,然后才能问关于案件的事情,“你昨天晚上开车的时候周围有什么人么?你有没有发觉什么异样”我接着问。

林天的表现倒不是很紧张,回答道“我昨天晚上没发现有什么人,那都是已经很晚了,就算是有路灯我也看不到很远的地方,至于什么异样,我只能说我的车胎爆了,我还没有备用车胎,真的是倒霉”

我和张雷又问了几个问题,林天回答的都很仔细,并且他也没有什么嫌疑,可能真的只是路过吧,而且根据监控,他也确实没有什么嫌疑,问过他是否与小铃,死者赵愧有关系时,他也摇了摇头,以及周围朋友的取证,证明林天确实和此次案件无关,只能先放他回去,如果案件有新的进展,再找他调查。

接下来我和张雷又去调查了一下赵愧的家属,看看是不是他们因为小铃与赵愧的关系而伺机报复,可是当我们到了家属家里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赵愧死后,他的妻子就带着孩子去了亲戚家住,等着我们的案件有了新的进展再回来,有很好的不在场证明,那么,剩下的只剩看管医院仓库的老大爷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他的家里查看一下,都这样问我想我们问不到什么有用的事情”我对着张雷说了一下我的想法。

张雷也是这么认为的,看着我点了点头,我们二人默契的一同前往老大爷的家里,打算来一个突然袭击。路上向组长询问了一下,搜查申请已经下来,可以搜查,这样的话我和张雷心里就更有底了,加快速度向仓库大爷家赶去。

来到了仓库大爷家的楼下,我们正准备敲门,门突然被打开,老大爷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他意外的看着我们,我们只好解释了一下,走入了房间。

房间并不是很大,但是很干净,窗台上摆满了鲜花,我随意的走了走,有一股血腥的味道传到了我的鼻子,是在厨房,我示意张雷不要动,我独自过去看一看,当我到了厨房的时候,水池边有一条死鱼,看样子是我太紧张了,原来是大爷家要杀鱼,做鱼吃啊,还好,吓得我心脏一跳一跳的,我轻叹了一口气,和老人家聊了一会天,忽然看到了墙上的照片,那是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照的相片,旁边还有许多年轻人小时候的照片,看样子老大爷很疼爱自己的儿子。

张雷打断我和老大爷之间的谈话,指了指照片上的年轻人,我疑惑的看着张雷,顺着他的指尖向墙上看了看,瞬间我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因为照片上的不是别人,而是同样也是嫌疑人的保安。

“难道说老大爷的儿子就是保安不成?”我想了一想,突然觉得什么不对,我示意张雷看住大爷,我飞奔向了厨房,我走到了杀鱼的水池前,仔细闻了一闻,感觉不对,虽然我没办过什么案子,但是我也和组长他们去过大大小小的案发现场,对于人的血腥味可以说是非常的敏感,只要附近有人的血腥气,我就可以闻出来,而这里的血腥味道明显不是鱼的味道,我看了一眼坐在客厅的大爷,我实在不敢往下继续想下去,因为这实在是太残酷了,我拨通了组长的电话,告诉他这里的情况。

等了大概1个小时,组长带着警察来到了这里,对这里进行了调查,结果令人毛骨悚然,下水道里发现了女人的残肢,作案手法极其凶残,甚至某些部位只剩下了骨头,可能是因为这样利于隐藏,不容易被人发现,这些骨头都被装到一个塑料袋里面,有的骨头甚至因为还没有剃干净,还有一些肉丝悬挂在上面,浓浓的血腥味与肉的腐烂味道充斥整个房间,我已经呕吐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碰见这样的案件,分尸我只是在报道上面看见过,可实际上又有多少真实的呢。

经过DNA的检测,证明被分尸的确实就是嫌疑人小铃,最后老大爷被我们逮捕的时候,他终于说出了为什么他要杀害小铃。

原来,他曾经是一家公司的经理,也就是赵愧的顶头上司,可是后来由于赵愧为了上位而陷害他盗取公司财产,不光入狱,而且从此一生都再也抬不起头,而他的儿子也因为他的入狱而接受调查,失去了工作,只能靠以前的一点关系当上了当地一家公司的保安,他恨赵愧,可是赵愧在当上经理后没2年就去世了,正好又是送到了他看守的太平间,他的心里那时只有恨,连赵愧的尸体都不放过,利用自己的职责,在太平间的下面弄了一条隐秘的暗道,把尸体转移,并抛入大海,可是这一切却让小铃看到了,他威胁小铃不要说出去,他并不想又一次的进入监狱,倒不是自己害怕,而是怕连累了自己的儿子,然而这又是一条不归路的开始,当他发现警察介入调查之后,怕小铃告密,只好在一天夜里杀了小铃,并进行分尸。

张雷不解的问“那个分离的影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组长把调查的信息告诉了我们,当开轿车的林天回家之后,才发现车子的左上角被安装了一个小型播放器,利用灯光以及事先弄好的影子放射而出,才出现了那样的场面。

过了几天后,我和张雷还是在那家咖啡厅里喝着咖啡,不过这次我们可是带了钱出来的,总算案件结束了,我和张雷也可以放松几天,最近心情实在是太紧张了,案件一个接一个,弄得我们两个连一次饱饭都没有吃过了。

“一会我请客,你说你想吃什么,随便你点了”我开口笑道

张雷兴奋的搓了搓手,对着我说“兄弟,我想去警局对面的那家饭店去吃,我已经好久没有到那里吃了,今天一定要吃饱”

我豪爽的答道“没问题!”

张雷说着说着又聊起了前几天的案件“兄弟,你说那个老大爷为什么要偷走那个尸体啊,都好几年过去了,他如果有什么仇恨的话,早就对赵愧出手了,何必要等人死来偷个尸体呢,而且他既然不希望自己做的事情影响自己儿子的前途,那他为什么还要做呢?”





谋划

在一所公司的大楼里,刘雪坐在皮沙发上,手上端着一杯红酒,抿了一口,嘴角微微翘起,优雅的伸了一个懒腰。

这时,从门外走进了一位穿着西服的男人,这个人就是刘天,他坐在了刘雪的对面,对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笑了笑“姐,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中,警察已经结案了”

刘雪又抿了一口手中的红酒微笑道“哼,赵愧和小铃都该死,我当初和赵愧谈了3年的恋爱,眼看就要结婚了,我才知道他一直在外面包养了一个情人,我才对他彻底失望,才会从这之后喜欢上了女人。之后我爱上了小铃,我喜欢她,我觉得她比那些臭男人要好得多,我不介意外界的人说我什么,我只知道我爱她。可是我没想到,当赵愧接近她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么多年直到赵愧结婚后,依然在外面包养着女人,而那个人就是小铃。原来我一直爱得女人竟然是我当初最喜欢的男人的情人,原来她就是我和赵愧分开的元凶,也是她使我从此爱上了女人,他们都该死”

林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姐,其实那个大爷也挺可怜的,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儿子的累赘,也为了儿子的前途,竟然愿意自己承担一切,就为了自己的儿子将来可以成功”

刘雪不屑地哼道“谁让他没有手段,最后竟然被赵愧陷害,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没错,是我让他偷的尸体,也是我让他在你的车里安装了仪器,我还找人把小铃碎尸之后放到他的家里,只要他肯承认,我就让他儿子有更好的前途,这又怎么样呢,警察不还是没有抓到我么”

林天摇了摇头,是啊,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总之有的人想要权势,有的人想要金钱,也有的人想要爱情,可是这些东西都必定要舍弃一些东西才能换回来,如果没有舍弃,又哪里有回报呢。

而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踹开,警察包围了刘雪和刘天,我和张雷逮捕了姐弟二人,幸亏我听了张雷的话,我平淡地对着二人说道“我最后找了大爷的儿子谈话,他说大爷平时时一个很善良的人,就算赵愧欺骗了他,害的他这样,他也认为是自己的过错,并没有怨恨在心,试问这样的人又如何能够做分尸这样的事情呢?之后我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调查你们的户口,才知道原来你们两个是姐弟,我们已经把你们的对话都记录下来了,这可能将是你们在除了监狱里面的最后一段对话了,把他们俩人带走!”

最后一切的一切都清楚了,案件终于查了个水落石出,老大爷与他的儿子也终于团圆

无论你做什么事情,都要记住,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标题:消失的尸体|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5346/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恐怖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kongbu/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1稿子里的浮尸 王绛红打完自己这篇小说的最后一个字之后,便在检阅了一遍,然后发给了...

  • 惊魂路灯

    骆杰,宋玲儿。他俩个在一个班级上学。今年高二了,等暑假开了学,就高三年级了。 宋...

  • 双虎

    因为村中有一大一小两座形状酷似两只趴在地上的大老虎,所以这两座山称之为双虎山,而...

  • 电话里秘密

    婷婷,我好害怕,那个电话又打过来了,怎么办啊?陈佳一边哭,一边对闺蜜沈婷诉说着自...

  • 小鬼子

    因为村长朱德来的贪财,将小鬼子引进了村子里。小鬼子为了实验他们研制多年的病毒菌,...

  • 奶奶

    奶奶去世了! 听到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我的眼泪已经不能自控的落了下来,接着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