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带去阴司

带去阴司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葬花吟 时间:2015-11-23 11:29

已经是午夜十分了,在一所市区的公园里的一条长椅子上相互拥抱坐着一对年轻的恋人。

男孩子叫傅易伟是个高大帅气一表人才的小伙子,女孩子叫丽娜,长得娇小可爱身材玲珑,一笑脸上还有一对迷人的酒窝。

两个人从大二开始就成为了恋人,算算一晃已经四五年的时间过去了。由于两个人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职场上忙于打拼,所以两个人的婚事是一拖再拖一直还没有正式的举办婚礼。

眼看着夜色越来越深了,夜晚的风有点凉让丽娜感觉到了不太舒服。于是丽娜轻声的说到:“我们回去吧!我感觉有点冷了。”

傅易伟心情复杂的看了看公园里还在偶尔会有人经过,从身上脱下一见外衣轻轻的给丽娜披在身上“再呆一会吧!回去也睡不着。”丽娜温顺的“嗯!”了一声依靠在恋人的肩膀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过了好一会,傅易伟伸手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快凌晨一点了。四处张望了一下看了看公园里基本上也是没有什么人了。

傅易伟小心翼翼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片用餐巾纸包裹着的刀片,看着丽娜熟睡的略微有点潮红的脸庞一咬牙,刀片就在丽娜那白皙的脖子上划了过去…

还没等丽娜喊出声来,傅易伟一只手狠狠的捂住了丽娜的嘴唇,神情冷漠的看着丽娜的鲜血顺着咽喉咕咚咕咚的流了出来…

丽娜瞪着她那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自己恋人那冷漠的脸庞,到死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深爱的人会对自己下毒手?

看着丽娜眼里流出的最后一滴泪,傅易伟慢慢的把丽娜拖进了草丛里,慌乱的拽了一些干草树枝就把丽娜的尸体简单的遮盖了一下。

看看四处没有什么人,傅易伟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现场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在一个时尚咖啡厅里,一男一女在悠闲的品着咖啡欣赏着音乐。男的长得高大帅气不时的对着对面坐着的女孩一个劲的献殷勤。

看女孩子幸福的样子似乎对男孩子的殷勤也是很受用。这一男一女是谁?这个男孩子就是傅易伟。

傅易伟之所以要对自己相恋了四五年的女友丽娜下毒手,一切都是因为遇见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子。

女孩子叫云霓,是傅易伟所在公司老板的宝贝儿千金。为了能得到云霓的青睬那傅易伟暗地里可是没少下功夫。

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那个死了的丽娜做的,眼看着实机要成熟了傅易伟这才策划在公园里杀害了丽娜。

看着眼前的云霓,傅易伟似乎看到了自己以后的大好前途,那对云霓更是体贴入微事必躬亲。

一晃好多天过去了,让傅易伟感到奇怪的是竟然没有警察找上门来询问关于丽娜的事情。

对于丽娜的死到时候怎么样应对警察的询问傅易伟都做好了周密的应答措施,可是迟迟没有警察上门这傅易伟的心里反倒是隐隐的感觉到不安了!

“不对啊!自己就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丽娜的尸体,不可能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没有人发现?”这傅易伟越来越感到了心不落地。

 

不但警察没有来找自己,就连电视媒体上也没有关于丽娜的任何报道。不对!那市区公园发现女尸那得是多大的新闻,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

就这样傅易伟惶惶不安的又过了两天看看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傅易伟终于坐不住了。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着一个手电就偷偷的来到了市区公园里自己杀害丽娜的那个地方。

额?傅易伟惊奇的发现,那堆自己用以掩盖丽娜的枯草树枝还在,可丽娜的尸体却没了踪影?更让傅易伟感到奇怪的是就别说尸体了地上就是连个血迹都不曾看见!

不对啊?自己明明记得是在这个地方把丽娜杀害的可是怎么就不见了呢?慌乱的四处找寻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这傅易伟可就有点头皮发麻感觉到了阵阵害怕慌乱的踉踉跄跄的就跑回了家里。

太不可思议了!回到家的傅易伟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咕咚咚的就喝了进去,一罐冰凉的啤酒进肚这傅易伟才稍稍的稳定了一下心神。

思来想去这件事情太离奇了,怎么想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来,太累了傅易伟仰面躺在沙发上稀里糊涂的就睡着了。

睡着的傅易伟迷迷糊糊中就做了一个梦,梦里梦见丽娜身上穿着那件自己亲手给她买的白色连衣裙笑盈盈的再向他走来…

傅易伟惊惧的看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丽娜双手摇晃着让丽娜站住“你别过来,你不是死了吗?别过来…”

听了傅易伟的话丽娜慌乱的低下头“啊!”的一声伸手就捂住了脖子,转眼间丽娜的喉咙处就咕咚咕咚的向外喷溅着鲜红的血液。

丽娜慌乱的用手捂住脖子大声的连连惊叫接着挥舞着满是鲜血的双手就扑到了傅易伟的身上,死死的卡住了傅易伟的脖子。

傅易伟吓得魂飞魄散大叫一声就从噩梦中惊醒了过来!惊恐的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什么也没有,这才坐起身来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疲惫的回到了卧室的床上。

这一夜傅易伟彻底的失眠了,丽娜那满是鲜血的身影一直在傅易伟的眼前晃悠。第二天一早傅易伟决定搬离这个和丽娜一起共同生活过的地方,让丽娜的影子彻底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

可是他错了,无论他走到哪里丽娜那满是鲜血的双手和那一双惊恐的眼神都会和他如影随形怎么也甩不开了。

傅易伟这个后悔,你说没事跑到那个公园去干什么?这不是没人找你麻烦自己去找麻烦没事找事吗?

白天还好过一点,可是到了晚上那傅易伟就没睡过一个好觉。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丽娜的身影,即使勉强睡着了那也是噩梦连连。

望着渐渐眼窝塌陷的傅易伟云霓关切的询问:“是不是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怎么神情这么憔悴?”

傅易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事,这几天就是工作上的事情有些烦心。”云霓笑了“要不然我和我爸爸说一声给你放个长假好好休息休息?”

傅易伟赶紧摆了摆手“不用不用,我休息两天就好了。来云霓你想吃什么我们一起去吃饭。”云霓走过来搂住傅易伟的脖子刚要想亲近亲近,没想到傅易伟瞬间像触电了一样从椅子上“啊!”的一声就蹦了起来。

 

云霓被傅易伟的反应吓得炸着手向后腾腾腾倒退了好几步愣眉愣眼的看着傅易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傅易伟猛地醒过腔来镇定了一下心神上前一把把云霓搂在了怀里“对不起宝贝儿!吓到你了,我最近有点心神不稳刚才正在想一个工作上的问题失神了。”

云霓疑惑的“奥!”了一声慢慢的靠在傅易伟的肩膀上听着傅易伟那砰砰的心跳声感觉到了傅易伟一定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

傅易伟拍了拍云霓的后背“走宝贝儿你不是饿了吗?我们两出去吃饭。”云霓调皮的说:“我不要出去吃,我想要到你家里去让你给我做着吃。”

傅易伟为难的说:“云霓,我那个出租屋又脏又乱怎么是你一个千金大小姐能去的地方呢?算了,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不嘛!我就要你做给我吃,今个我就要尝一尝你的手艺,这以后我还指着你给我做饭吃呢!”云霓固执的非要吃傅易伟做的饭不可。

其实这云霓是有自己的打算,她想借机会到傅易伟的家里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让傅易伟心神不安的蛛丝马迹。

拗不过云霓的坚持,这傅易伟带着云霓两个人到超市里买了一些云霓爱吃的菜就一起回到了傅易伟的出租屋。

到了傅易伟的家里,这傅易伟做饭倒是一个好手,不大一会的功夫四个菜一个汤就香喷喷的端上了餐桌。

闻着香喷喷的饭菜,云霓赞赏的看着傅易伟在恋人的脸上轻轻的就来了一个香吻。傅易伟乐呵呵的端起小汤碗给云霓盛了一碗鸽子汤“傻丫头饿了吧?尝尝我的手艺看好喝不?“

云霓拿起汤勺浅浅的喝了一口“嗯嗯,好喝好喝!”“咯咯咯!好喝吗?好喝那就多喝点。”一个女人的声音突兀的在两个人的背后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傅易伟就像被电击了一样一时间僵直的立在那里呆住了。云霓好奇的转回身她看见了一个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的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女人没有理会云霓,慢慢的走到餐桌前拿起勺子扒拉着砂锅里的鸽子肉“好吃吗?好吃就多吃点,我再给你们加点肉。”说完把白皙的小手伸进了砂锅里,瞬间只看见女人那手上那白皙的肉纷纷落下掉到了汤水里。随着女人手上的肉的掉落,女人的一只手只剩下了森森的白骨。

云霓“啊!”的一声惊叫捂着嘴瞪大了眼睛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傅易伟也被吓坏了,眼看着已经被自己杀死了的丽娜突然出现在餐桌前并且表演了这么恐怖的一幕。 屋子里瞬间静的似乎连空气都凝结了!

云霓最先反应了过来拉着傅易伟的胳膊“她是谁?你看看她的手你快去把她拉出来呀!”

傅易伟还是没有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丽娜究竟是人还是?“我是谁?你问问你的情郎我是谁?”女人收回了砂锅里的手,伸出只剩下白骨的手指着傅易伟“就是这个衣冠禽兽,为了取得你的欢心,为了能利用你得到想要的荣华富贵杀害了我。”

 

云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了看那只森森的白骨手指,又看了看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傅易伟“啊!”的大叫一声抓起放在沙发上的背包转身推门而去。

耳边听着桄榔一声关门的声音傅易伟被震得清醒了过来。他一步步的向丽娜走了过去,一把揪住丽娜的头发恶狠狠的说:“你来坏我的好事,不管你今天是人是鬼我都不会放过你!我能杀死你一次我就能杀死你第二次。”

说着一只手端起桌子上的砂锅对着丽娜的脑袋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近乎于疯狂的一顿猛砸,眼看着丽娜一声未吭的倒在了血泊当中傅易伟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了手。

用脚踢了踢丽娜一点反应都没有,傅易伟恨恨的骂道:“我就不信我弄不死你了?让你以后再来吓唬我。”

傅易伟坐在了沙发上歇息了一会这才走到丽娜的尸体旁“今天我要把你大卸八块,我看看以后你还怎样来吓唬我。”

就这样傅易伟把丽娜的尸体拖到了卫生间,连砍带剁的把丽娜的尸身弄了个零零碎碎,分开装进了方便袋里。

擦干净了屋内的斑斑血迹傅易伟抽着烟静静的等到天黑把丽娜的尸体碎块用自行车驼到了城外河边扔进了河里。

看着慢慢消失的尸块,傅易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回我看你还怎么回来找我,还来坏我的好事不?”

二次杀死了丽娜,傅易伟的日子真的平静了。再也不做噩梦了,经过几日的修养精神头也足了。

自从发生了上次的餐桌事件以后,云霓就刻意的在躲着傅易伟。傅易伟也不着急,女人嘛你要给她充足的时间去修复自己,有时候你追的急了反而会躲开你更远。

日子似乎真的走向了平静,傅易伟这回算是彻底的摆脱了丽娜的纠缠。可是让傅易伟心里感到隐隐不安的是电视媒体竟然没有一点关于江边尸块的报道。

怎么回事?不会是那个丽娜又没有死吧!傅易伟打开水龙头用凉水不断的冲洗自己那胡思乱想的头脑。

“这是怎么了?没有消息还不好?没有消息就不会有人上门来找麻烦。”这回傅易伟记住了上次的教训说什么也不能到江边去看去了。

大概半个月以后的一天夜里,熟睡中的傅易伟被叮铃铃的手机的铃声给吵醒了。迷迷糊糊打开床头灯伸手拿过来手机一看,一个奇怪的电话号码打了进来。

要说这个电话号码奇怪是因为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串数字0,傅易伟疑惑的看着这个号码,心里琢磨着这是哪里的号码?怎么也没听说过会有这样的电话号码。

手机在不停的响着,傅易伟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接听的按键,一个傅易伟熟悉又听起来比鬼都可怕的声音“咯咯!”笑着从电话那头传来进来。

“啪!”的一声,傅易伟把手里的电话扔出去好远掉落在了地上。

 

叮铃铃,叮铃铃摔落在地上的电话还在不停的响着铃声…傅易伟吓出了一身冷汗,蜷缩在床上惊恐的看着地上那一直在响铃的电话不知该怎么办?

“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我杀死她了!我杀死她了!”傅易伟一步跳到了地上拎起一把椅子拼命的把那只还在响铃的电话砸了个粉碎。

静下来了,屋子里再没有响声了。傅易伟气喘吁吁的瘫坐在了地上,用布满血丝的眼睛像狼一样满屋子的寻找着。

“你出来!你给我出来!我就不相信杀不死你了!出来呀!”丽娜的不断出现终于把傅易伟的神经推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感觉自己就快要疯掉了。

突然,咚咚咚!咚咚咚!门外传来了有节奏的敲门声。傅易伟惊惧的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到门口顺着门上的猫眼向外面望着, 门口空空如也根本就没看到有人,可是那咚咚咚的敲门的声音并没有中断还是在有节奏的敲击着。

傅易伟炸着胆子问了一声:“谁?是谁在外面?”没有人回答,敲门的声音还在继续…

咬了咬牙傅易伟猛的把房门全部拉开了,门咣当一声撞在了走廊的墙上。门外根本就没有人!什么都没有!

傅易伟气急败坏的向楼梯口看了几眼大声的骂了起来:“是谁半夜三更的不睡觉敢来打扰老子的休息?等我抓住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傅易伟骂骂吱吱的胡乱谩骂了一通见空空的走廊里确实也没有什么人,自己也觉得无趣于是嘟嘟囔囔的转回身关好门又回到了床上。

刚一到床上傅易伟就感觉到被子里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了自己的腿,是那种柔腻润滑的感觉,那感觉就像女人的肌肤一样柔滑。

傅易伟伸手从被窝里把那个东西掏出来一看“妈呀!”一声一下子扔出去好远撞击在对面墙壁上散开一蓬血雨。

一截鲜血淋淋的带着脚掌的女人小腿掉落在了地上,细一看那脚趾甲上还涂着黑色的指甲油。

让傅易伟震惊的事情还远远不止这些,很快傅易伟发现在他的床上到处散落着女人尸体的碎块。

胳膊腿,五脏六腑还有那颗被傅易伟砸碎了的丽娜的人头都散落在傅易伟的床上,把傅易伟包围在了中间。

看着丽娜的尸块出现在自己的床上,傅易伟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心脏就像被什么沉重的东西死死的压住喘不上气来。

傅易伟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睡衣,双手紧紧的抓住心脏的部位大声的喘息着脸憋得通红瞪着快要蹦出的双眼慢慢的栽倒在了床上。

 

碎裂的头骨复原了,散落的身躯复原了,丽娜笑意盈盈的蹲在了傅易伟的面前。

抚摸着傅易伟那因为极度痛苦而扭曲的脸庞,丽娜笑得更甜了,脸颊上现出两个圆圆的酒窝。

傅易伟瞪着猩红的眼珠子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丽娜,你能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吗?为什么我杀不死你?”

丽娜轻轻的伸手合上了傅易伟那双到死都不甘心的眼睛幽幽的说道:“你哪里是杀不死我,你所看到的只是我的怨念形成的虚幻的影子罢了!人世间对你这种人渣的审判不足以平复我的怨念,所以我一定要带着你去接受那阴司的判决,让你尝尽炼狱里的各种痛苦方解我心中之恨!好了!现在我要带着你一起去阴司打官司。”

说完一转身,丽娜的身体就像碎裂的钢化玻璃一样慢慢的散开落下从头到脚慢慢的一点点消失殆尽。

“市区公园里惊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警方初步推论死亡时间大概在一个月以前…”云霓一边吃着苹果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当看到死者的照片的时候云霓扔掉了手里的苹果抓起了电话就给傅易伟打了过来… 原来云霓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死者就是那天在傅易伟家里看到的那个女人。

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是谁?这个电话的主人昨天夜里突发心脏病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标题:带去阴司|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4711/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duanpian/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女孩四叶草

    你拿着这草发什么呆?想什么呢?一个女孩问道。男孩转头微笑道它叫四叶草,有没听说过...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会上喝多了,一个人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走到一个黑暗没有...

  • 赵文

    这是赵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刚到酒店任职不久,酒店给他的工作暂时也只有这个了...

  • 只是做梦?

    早晨,我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卧室,身上樱花木道这个二逼还没心没肺地比着耶。站在客厅拐...

  • 灵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泪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孙俩,住在山上一间破房子里。每当打雷下雨时,屋里就成了水帘洞,锅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