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生死相错爱不离

生死相错爱不离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网络 时间:2015-06-07 13:53

  这是她第一次踏上这个城市的土地,但是却丝毫没有一丝陌生的感觉,反而好像是故地重游般的熟悉,或许是因为这样子的城市这样子的场景曾经在她的梦里出现过,又或许是因为这个城市之中有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今天是七夕节,神话中牛郎织女一年一会的节日,近几年被商家炒作成了中国的节,沸沸扬扬的热闹,连她这个35岁的中年女人也不能免俗的参与了其间的氛围。想到这里,她不由想起了下午在办公室上班时与同事的一段对话:

  “今天可是七夕节哦!大家都有什么活动啊?”首先问话的办公室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女孩子,她今年26岁,尚未结婚,正跟男朋友进行着如火似荼的恋爱,一付甜蜜幸福、洋洋得意样。

  “我晚上去我男朋友那儿,他安排节目。”另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女孩子菲菲随即应声道。她也还没有结婚,男朋友在相隔两个小时车程的另外一个城市里工作,是一个交通警察,本来晚上要值班,但得知女朋友要去,早早的调休了假期,安排好了活动,只等她去。那女孩子又转过头向着她和另一个同事问:“你们呢?也该有啥活动吧?”

  她今年已经35岁了,而另外一个同事老田是40岁,都早已成家生子,对这类所谓“节”的日子是根本没有什么兴趣去理会的。她笑笑正要答话,老田先开了腔:“有啥活动呀,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跟家里那口子老夫老妻的早没有个什么情调的。甭说是节了搞什么活动了,就是平时也总是各干各事的,话也懒得搭理上半句的。”

  她听了,暗自伤怀了一下,想到自己老公是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平时也聚少离多的,也总说不上几句嘘寒问暖的体己话,知心话。菲菲在那边笑着,打趣老田:“嘻嘻,那不正好嘛,借着这个‘节’的机会,正好搞些小情调,调和调和夫妻之间的感情,亲近起来啊!”

  老田啐了一口道:“呸,还小情调呢!这几十年了的,我就是脱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都调不起什么感情来。”老田是东北人,人特别的风趣,平时说话又粗粗咧咧的,时不时还来点女人之间的荤段子,听的这话,大伙儿都乐笑的前仰后翻的,两个小姑娘更是涨红着脸,讪笑。老田自个倒是一本正经的不去理会,而是把头转向她说:“不过,我说丽敏啊,你倒还是可以借这个机会跟你家那口子小情调一下的。”

  看到老田把矛头引向自己,她赶紧摇头道:“不,不,不,我们也是老夫老妻的,大可不必的了。再说了,他现在在外地工作,离这儿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挺远的。”

  “远什么啊?你今天早一点下班不就得了。再说了,你们这些周末夫妻,通常都是小别胜新婚,情调好得很呢!这不,节嘛,正好可以让他惊喜一下。”老田手一摆,滔滔不绝的给她拿主意:“你看最近你儿子去上培训班,晚上就寄宿在学校,正好不会妨碍你跟你老公去鹊桥会。还有了,你老公不是当上保险公司的标兵经理,去年刚奖了一辆现代的小车吗?早上把你再送回来,也不耽误明早上班,就算晚一点,也不妨事,我们给你打卡。”

  “是啊,是啊!”两个小姑娘也跟着起哄:“要说到七夕节,你们这样的才更像牛郎织女的分居两地,当然要在这一天来个鹊桥相会喽!”

  她听了她们的话,不由心里有些活动。是啊,平时,两个人都两地分居的,就算是见个面也总有儿子在身边,不能亲蜜独处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时间一长,夫妻之间便没有什么激情,没有什么感觉了,对那事也总是有些例行公事般的敷衍了事。有时候,她责问老公是不是不爱她了?而老公也总是嗔怪她不心疼人,工作这么累了,难得礼拜天还不让他好好休息的。也许,是应该要试着调剂增强一下夫妻之间的感情。说真的,她感觉到最近两个人的感情是特别淡,淡得让她难免有些胡思乱想。

  几个同事还在兴致勃勃的劝说她晚上去给老公来个惊喜,一直没有说话的主任陈平在旁边阴嗖嗖的坏笑着说:“是啊,是应该去的,只不过最怕是去了没有给人惊喜,而是给自己惊醒啊!”

  同事们听了一齐啐骂陈平无聊,而她心里确实的一颤。是啊,今天是节,,,哪是爱人或是妻子的意思呀?如果自己跑过去看到老公与别的女人在一起,那岂不是……她不敢再想像下去,心里给自己打气:不会的,我老公不会是这样的。但是她的心里也坚定了下来: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我是一定要去的,惊喜也好,惊醒也罢。

  现在是晚上八点多,她依着出租车司机的指点,很快就找到了金桥小别墅区地址,她老公就住在公司给他租住的单身公寓别墅里,房屋号C17。她整了整衣裙。这身衣服,是他过年后出差上海时给她买的一套KENZO女装,衣服面料高贵、颜色鲜艳、款式新潮。今天她第一次穿,很合体,很衬身材,给本来就美丽高挑的她更增了好几分姿色。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感觉也十分的好,那种忐忑的心情也暂时舒缓了很多。进入小区前,她在门口的花店里精心挑选了一束黄色的雏菊,这是她最喜欢的花,清沁高雅。她打算把它送给自己的老公,着实让他开心一下。

  金桥别墅的房子很漂亮,比她家的房子漂亮多了,很欧式的建筑,房子的四周还有一圈草坪绿地和花圃。这时候,家家户户都亮着灯,享受着家的气氛。她快走了几步,很快就找到了C17,车道上停着老公的黑色现代,屋子里面也同样亮着灯,与其他人家一样,灯光暖意融融。他一定不知道她的到来,她心里紧张的盘算着将要见面的一切细节。但那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同时也又从心底深处涌了上来:惊喜?惊醒?如果按开了门铃,看到里面有另外一个女人,那么可是如何是好?

  就这样,她捧着那束黄色的雏菊,在房子前犹豫着。也就在这时,她忽然从对着车道的窗口里看到一个穿着一袭靓衣的女子身影闪过。

  “她是谁?”她的心里一痛,“这是谁?原来真是一场惊醒,原来老公的心中早已另有所爱,难怪与她已是如此的敷衍,如此的平淡。”她的心里真是好痛,有那么一刻,她真恨不得立即冲进去,重重的打这两个狗男女一巴掌。但这样,有什么好处呢?一个家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散了,儿子,儿子该怎么办?思绪纷杂,她捧着黄色雏菊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身子有些发软,险些摔倒在地,天旋地转的感觉沉沉重重的击打了她。脸上不觉有泪躺下,她抬头,望向七夕的夜空,繁星闪烁,十分的美丽,但于她看来,这些闪烁的星星却无不是在嘲笑她的愚笨,嘲笑她被欺骗被抛弃。

  有些事真是不知晓比知晓的好,她溃然退开,想要离去。但是忿恨疼痛之间,她却又有着想要知晓那夺走自己男人爱恋的女人是谁的强烈冲动?

  “只看一眼,哪怕再难堪,哪怕再尴尬我也要看一眼。”她在心里跟自己说:“然后,我就走,就当没有来过。为了儿子,我就当没来过。”脸上狂泄着无声的泪,痛得就像有刀在心里乱绞。她整了整乱纷纷的心思,抹去眼泪,摁响了别墅的门铃。

  门开了,是老公。他穿得很随意,就像平时在家里的样子一样,随随便便的一开门,压根儿没有想到是她来了。她也无暇也不想去看他的表情,因为她知道他一定是惊愕失措的。侧身闪过他老公,她径直往里走去,里面有女人的声音传来:“老公,是谁啊?”

  天呐,这本来是她的称呼,(婆婆 www.guipp.com),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她的怒火有些不能遏止的从身体里窜出来,本来还打算看一眼就走的,但现在却让她改变主意了。她要给那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就算是被人当作泼妇也罢,毕竟她是在维护自己的家庭,她没有错,错的是那个狐狸精。

  “我让你勾引我老公,我让你这样的不要脸!”她的心里忿恨着骂道冲过玄关,进入客厅。那女人正背对着她看电视,身上居然穿着一件与她一模一样的KENZO女装。她的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冲过去要揪住女人的衣服。

  这时候,老公也走了进来,女人转过身来。她看到了她的样子。天呐,这女人!这女人!……居然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她像是见了鬼似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这个她刚才还忿恨的骂着的女人居然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同样的发型,同样的脸蛋,同样的身材,同样的表情。

  这是谁?

  她是谁?

  她是人?

  是鬼?

  还是什么?

  ……

  一连串的问题,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她的灵魂神神忽忽的像是出了窍似的恍惚,心里的疑惧达到了极点。到底是什么东西冒着她的样子,在这里跟老公过日子?而且一定是有一段时日了,因为她身上穿着的KENZO女装,是年后老公出差上海时才买的,那最起码他们在一起也要有半年多了。难怪,老公看起来瘦了,一定是这东西在吸食他的阳气,那一定不是人!她心里想着,想要冲过去叫醒老公。

  可是老公和那个女人竟然视她为无睹,而且竟然当着她的面,把那个女人搂站了起来,嘴里还说着:“走,我们去睡觉。”那个女人朝着她眨了一下眼,然后回对她老公,更是媚笑着说:“是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呐,老公。”

  她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当我是空气吗?难道是自己被那个妖物施了法术,老公不能看到自己?心里想着,那边老公却摁灭了灯和那女人进入了卧室。看到这一幕,她颓然的跌坐在沙发里,“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要怎么办?”

  黑暗中,她的心情沉重,不知道呆坐了多久。然后她忽然闻到了一阵轻飘来熟悉的浓臭的味道,她仔细的嗅了一下,是煤气。一惊之下,她立即起身,跑向厨房。不敢开灯,黑暗中去摸索气阀。终于找到了,她摸索着,终于找到了,但是她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却无力去扭动阀门。不,不是无力,她突然发现,那不是无力,而是她自己的手竟然穿透了气阀门。

  “难道?我不是人?”那一刻她的神思忽然清明了,她抬手看了一下手上的夜光表,上面的日期显示着:八月一日(七月初八)。

  这一下,她一切都明白过来了:今天不是七月初八,她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昨天七月初七时发生的事情,那么她也一定不是人了,她是一个鬼魂,一个回到了七月初七那天的鬼魂。难怪有重临故地的熟悉感觉,难怪对煤气的味道……煤气!不,她一下子扑站了起来。不,我要救我老公和自己。她扑到了卧室的门口,身体一冲穿过了房门。

  这个房间,她昨天来过,床头边的花瓶里正插着一簇她最喜欢的*花。而床上的那个女人无疑就是她,她正亲热的与老公搂抱在一起,两人脸上幸福安满。煤气正一点一点的渗入,他们却丝毫不知。她拼命的想要发出声响来,可是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大声的叫着,哭着,拉扯着老公的手臂:

  “老公,老公,你快快醒来呀!”

  “快醒啊!我不要你死,我也不要死!”

  “你快醒来呀!我求你了!”

  ……

  她泪流满面,大哭大喊的拉扯他们,却丝毫不能使得床上的人儿惊醒,她伸出的手也一次又一次的穿透他们,可她根本就无法去惊动他们。因为她已经不是人,她在昨天已经死了,今天的她即使再回到昨天也是无法再去拯救自己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早已声嘶力竭,她慢慢的站了起来,擦去泪水,看着那床上的两个人也渐渐的没有了呼吸,身体纠缠在一起,脸上还保持着那种幸福安满。她不禁破涕而笑,最起码自己的老公是爱她的,他也从来没有变心过。

  最后再看一眼她亲爱的老公,她亲爱的自己,她慢慢的退出了别墅。

  “现在,我应该何去何从?”她不知所向的站在了别墅前,苦笑着自言自语。

  转身待走,她忽然看见了,看见了她的老公,不,是她老公的鬼魂,就站在她的后面,他微笑着,向她张开了两手。她心里一酸,转身紧紧的拥住了他。

  “老公,我爱你!”

  “我也是,老婆,我也爱你!”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标题:生死相错爱不离|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3202/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duanpian/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女孩四叶草

    你拿着这草发什么呆?想什么呢?一个女孩问道。男孩转头微笑道它叫四叶草,有没听说过...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会上喝多了,一个人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走到一个黑暗没有...

  • 赵文

    这是赵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刚到酒店任职不久,酒店给他的工作暂时也只有这个了...

  • 只是做梦?

    早晨,我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卧室,身上樱花木道这个二逼还没心没肺地比着耶。站在客厅拐...

  • 灵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泪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孙俩,住在山上一间破房子里。每当打雷下雨时,屋里就成了水帘洞,锅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