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怪谈手笺:夜半歌

怪谈手笺:夜半歌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网络 时间:2015-04-05 09:00

  “为什么我要陪你一起吃烤鱼?!”操场角落传出一声哀嚎,“而且还要是在操场吃!”

  夜晚的足球场真是黑得连人脸都看不清。

  “呆子。”曹衣一边拿手指拨弄鱼骨,一边横了雪杨一眼,目光中有隐隐的绿色,“多吃鱼才会变得聪明啊,难道你都没听说过?”

  “那也不是每顿都吃啊!”

  “那你干嘛又每顿都吃米饭?”曹衣眨了眨美丽的丹凤眼,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光看着他, “而且你不觉得这里很有情调吗?”

  “是是是,有情调。”雪杨伸手啪地打死第三只路过的蚊子。

  男人永远说不过女人,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说。

  曹衣得意地笑了笑,眼角扬起几丝妩媚。

  唉。雪杨只能在心里叹息,自己命中最大的煞恐怕就是曹衣了。他偷偷暼一眼身旁的女孩子,什么时候开始经常和她混在一起的呢?这个漂亮的女生,从不见她有什么别的朋友,只是爱黏着自己,像猫,慵懒,优雅。

  正当雪杨胡思乱想之际,曹衣已把鱼吃得一干二净,顺手把骨头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呆子,有没有带手机?”曹衣细心地帮雪杨拍去身上沾到的黑色胶粒,“给我用一下。”

  “嗯,有。”雪杨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N81,放到对方手上,手机壳尚有男生暖和的体温。“怎么了?”

  “录音。”曹衣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然后一把拉起雪杨的手就往猫耳朵形状的主席台走去。

  女生的手很软,虎口附近的肌肤厚厚的像藏了一团棉花。雪杨侧过视线看了一眼他与曹衣相牵的双手,没来由地就感动了。虽然自己和曹衣一起时总有诡异的事情发生,总有这些那些的怪危及生命,但是,面前这个紧牵着自己的女生也总会第一时间保护他。和她一起,他不孤单。

  话说回来,一个大男人被女生保护,是不是有点不合逻辑?

  “呆子,又游魂了?”曹衣盯着雪杨发直的双眼,突然手痒痒很想掐断他的脖子。她没辙地叹口气,将对方拉到主席台左侧,盘腿坐了下来。

  “为什么要坐这里?”雪杨不由自主打个哆嗦,缩了缩脖子,最近似乎越来越冷了,“这里风好大,你会感冒的。”

  “嘘……”曹衣在昏暗中摇摇头,小声解释,“最近有人说常在这里听到歌声,可是又看不见人,还说这几天晚上这里传出歌声的频率越来越高,所以我来看看。”

  “哈?不是吧,又有鬼?”雪杨觉得脊背发凉,他是不是和鬼结亲了,怎么到哪儿都能撞见。

  “切,鬼有什么好怕的。”对对,这里就有个女人比鬼还可怕。

  正说着,寂静无声的主席台背后竟真的传出了一阵歌声!

  那是一把好听得女生嗓音,细腻而略带沙哑,歌曲的调子凄凉哀伤。那歌声先是断断续续忽隐忽现,仿佛来自极其遥远的地方,过了一会儿后,歌声逐渐明晰起来,曲调抑扬顿挫犹如光影在玻璃杯中跳荡。如此悲伤的旋律,即使听不全歌词,也能让人的心狠狠沉下深渊,万劫不复。

  很多真相早已明白,只是难以说出来

  今天在这舞台,你们是否也站在人海

  十指紧扣听春暖花开

  再见我的亲爱,永远珍惜你们的关怀

  我会认真期待,下个人给我万千宠爱

  歌声越来越响亮,在主席台的每个角落激起空明剔透的回音。

  如此淳净的嗓音,却找不到主人。

  雪杨左望右望都看不见唱歌的人,按捺不住好奇心想去寻找,不料一站起来,歌声便戛然而止,舞台又恢复了宁静,仿佛从未发生过任何事。

  雪杨呆呆地站在原地,一时搞不清楚状况。

  “呆子,你干嘛突然站起来?你看你,把鬼吓跑了!”曹衣不高兴地埋怨他,顺手给了他一肘子。

  “我怎么知道这鬼那么胆小。”雪杨委屈地嘀咕两句,“况且我又不是洪水猛兽……”

  曹衣直勾勾看了他许久,然后皱起眉煞有介事地拍拍他肩膀:“不要气馁啊,其实你还是长得不错的,总有一天你能够吸引很多鬼MM的。”

  雪杨头上刷地腾起几条青筋。

  曹衣的想法不可以用人类的逻辑来解释。

  “不过一般说来,胆小的鬼没有害人的心,大概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才会徘徊不去的。”

  “那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帮帮她?”雪杨的爱心泛滥程度已经超越了种族界限。

  曹衣并没有回答,兀自四周转悠两圈,又吸吸鼻子,突然拔高声调朝台上喊:“喂,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办好啊?我们帮你完成得了,老在这晃悠,怪吓人的。”

  二人静静等了好久,久到雪杨差点睡着,才听见空气里传来一个声音:“你们……真的可以帮我?”

  “可以啊。”曹衣的手往雪杨身上一指,“以他的人格发誓。”

  喂喂,小姐,不要随便拿别人的人格来发誓啊。

  那甜美嗓音有沉默了一阵子,这才回答:“可是……我什么都忘了,我只记得我要来唱歌,要完成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

  “我不记得了。”声音里有无限的遗憾。

  曹衣扁扁嘴巴,老大不高兴:“那你怎么死的?”

  雪杨打个冷颤,第一次听到有人问这种问题。

  “不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

  “想不起来了。”

  曹衣用力翻个白眼:“好吧,我明白了,你没有形体是因为你连自己的样子都没印象了,所以无法幻化出来是不是?”怎么会有这么笨的鬼!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不起……”

  “没关系。”曹衣扬了扬手机,里面录下了刚才的歌声。“只要你在这个世界真实地存在过,那就一定会有人记得你,我有办法。”

  如此动人的歌声,即使孤单地飘荡在阳间也要延续下去的旋律,谁能轻易忘怀?

  第二天下午下课后,校园各个角落的音箱便传出一首从来没有任何人听过的歌,歌声并不大,曲调扭曲得不像样,歌词的内容也含糊不清,有时甚至会有莫明其妙的杂音刺痛人的耳膜,如同残破的唱片。

  曹衣和雪杨站在竹2门口叹息个不停。

  “这设备也太差了,你的什么破手机啊,连鬼的声音也录不下来!”曹衣一脸鄙夷地盯着雪杨。

  “可是手机又不是用来跟鬼打电话的……”雪杨无奈地看那些过往学生边捂着耳朵边咒骂广播站,“不过说起来,广播站的人怎么会答应给你播这样的歌?”播这种荼毒生灵的噪音,搞不好会影响仕途的。

  “呵呵。”曹衣笑得无比灿烂,“没什么,只是小小地威胁了一下而已。”

  “……”

  这个女人果然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正当雪杨漫无边际地乱想之际,忽然有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请问,这歌是你们播的吗?”

  二人连忙抬起头,只见一个烫卷发的白色毛衣的女生正一脸煞白地站在自己面前。她的脸色白得可以媲美僵尸了。吓得雪杨心里咯噔一下。

  “是我们播的。”那边曹衣已经接过话头,“你听过?”

  女生缓缓摇头:“不,我没听过,只是觉得这声音很像……”她的声音慢慢低下去,大概是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想法滑稽:“不过这怎么可能哈。”

  “事实上,”曹衣定定地看着她,那眼神简直可以把人心都挖出来,“我们也不知道这首歌是哪里来的、是谁唱的,我们就是想要弄明白,所以才在广播站播这首歌!”

  女生微微皱起眉,脸色越发苍白:“其实……其实我觉得这声音很像我们音乐协会的一个女孩子,特别是副歌后面的变调!像极了她的风格!”

  真厉害,歌调都被扭曲成这个样子了,她还能听出有变调!

  女生倒吸一口冷气:“可是,她早在以一年前就死了,怎么可能还……”

  “就是她了!”曹衣满意地点点头,就是要死了才能变成鬼嘛,“她叫什么名字?”

  女生怔怔地沉默了好久,(鬼婆婆 www.guipp.com),才淡淡开了口,声音缥缈像是来自遥远的世界:“她叫,颜舒。协会里唯一一个只唱原创歌的歌手,颜舒!”

  “颜舒……”曹衣念了两声,忽而又提问,“那你跟她熟么?”

  “我们是最……”女生脱口说了上半句后,却把下半句吞回了肚子,“……最普通的同学。大家都在同一个协会……而已。”她的语气里有无限遗憾与惆怅,让曹衣听出了几丝端倪。

  可曹衣终究还是没有追问什么,别人的秘密,总不该窥探太多。

  “那么,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么?”

  “车祸。”女生的脸已开始泛青,仿佛是极其不情愿谈及这件事,“她在一次表演前出车祸了。在那之前她还对我说……”她的眼神逐渐迷离,脸上空茫没有任何表情,似乎陷入了十分遥远的回忆当中。“她还对我说她创作了一首歌要为我而唱……可还没开始她就……她就……”

  女生慢慢垂下头,双手捂着脸,声调疲惫:“都是我的错,我的……”

  “你做了什么?”曹衣很是好奇。

  “如果……如果不是我和他……”女生正沉浸在回忆之中,忽然,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陈述:“殷、殷子?你……”

  一个黑色衣服灰白围巾的男生站在门口前方的台阶下,直勾勾地看着那个掩面的女生,眼底有浓浓的眷恋。

  女生肩膀一颤,连忙抬头循声看去,这一看便愣住了。双眸仿佛被磁铁牢牢吸住般再也难以动弹。

  “立树……”句子的尾音飘散在空气中,异样的缱绻缠绵,“好久不见呵……”

  男生和女生就这样怔怔对望着,直至那首怪异的歌戛然而止。

  二人皆是一震,一副恍然醒来的模样,各自迅速移开目光。

  “这首歌、这首歌是你放的?”男生的声音明显在发抖。

  “不,不是我,我也是好奇才走到这里的。”女生扬起一个苍白的苦笑,“这歌声真是像极了颜颜,是不是?”

  “是啊。”男生接过话头,“听到的那一刻,我还以为,颜颜回来了。”他说完后忽然笑了:“呵,她怎么可能会回来,她一定恨死我了!”

  “你们想见她么?”曹衣虽然揣测不出事情渊源,可她隐隐听明白了,颜舒是含恨死去的。

  可是,为什么那女鬼身上却没有丝毫怨气呢?难道认错了人?

  “怎么可能?”女生愕然转过头,“颜颜已经不在人世了,怎么可能见得到?”

  “晚上十点半,足球场的猫耳朵主席台。”曹衣也懒得解释,只是挽起雪杨的手扬长而去,“你们会看到她的!”

  夜晚的时候,曹衣和雪杨早早就来到主席台下听女鬼唱歌。她唱的依旧事那首歌词含糊的曲子,他们必须集中精神才能勉强听得清歌词。

  其实我从来不曾责怪,谁和谁欠我几分情债

  感情的事,没有应不应该

  朋友之间

  没有谁好谁坏

  不知今晚是什么日子,足球场竟一个人都没有,冷冷清清地让人看了心悸。

  曹衣一边摆弄着一个样式奇怪的录音器一边跟女鬼愉快地聊天,热烈探讨做人与做鬼的区别。

  “哎。”她忽然转了个话题,“你听过颜舒这个名字么?”

  这句话一出口,空气仿佛结成了冰一样,刹那间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

  听不见风吹过的声音,听不见女鬼咯咯的娇笑,听不见树叶摩擦时的沙沙声。

  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气氛压抑得令人直起鸡皮疙瘩。

  曹衣原本以为那鬼想起了什么,可出乎意料的,女鬼只静静地回了一句“不记得了”便又开始唱她的歌。

  那歌,凄切而悲伤,像在述说一个遥远而坎坷的故事。

  很多事情早已看开,只是仍练习释怀

  今天在这舞台,你们是否也站在人海

  十指紧扣听春暖花开

  再见我的亲爱,终有一天我也将离开

  ……

  “颜舒!颜颜,是你吗?是你吗?”

  随着话音落下,足球场边跑来一个娇小的女生,身后还有一个高瘦的男生,厚厚围巾随风扬出好看得弧度。

  正是白天那两个人。

  女鬼顿时止住了歌声,淡淡追问:“颜舒……颜舒,是喊我?”

  “是你!是你!”那女生尖声回答,调子里有掩不住的悲恸,“颜颜,我知道一定是你!你的歌声,我是不会记错的!颜颜,我是殷子啊,颜颜……”

  “殷子?”好听的女声略带疑惑,仿佛在拼命地回忆着什么。

  “颜颜,对不起,对不起……”女生猛地跌坐在地,竭力地哭了起来,“都是我的错,跟立树没有任何关系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和你抢……”女生的呜咽在空旷的草地上扩散开来,与周围虫鸟的鸣叫形成一段奇异的和弦。

  “殷子,是殷子。”那把甜美的嗓音立刻恍然大悟过来,可随即声调变得阴沉无比,“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你不该来的。”

  “我……”女生无助地仰起脸,满面泪痕交错,“对不起……”

  “不!跟殷子没有关系,是我太花心,才会……”那男生忽然抢过话头,可下一秒钟句子又梗在了喉间,双眼瞪得老大。

  只见面前的主席台下渐渐浮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首先出现的是脸,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额头、脸颊、鼻尖插满了玻璃碎,鲜血淋漓一片,五官血肉模糊让人看不清面容;紧接着出现的是身子,身上也满是血,衣襟破烂没有一处是完整的,手臂软软地垂在肩两旁,似乎是骨头全碎了;最后出现的是双脚,那脚上深深浅浅全是血坑,十分骇人。

  那个恶心的物体缓缓朝男生和女生一拐一拐走过去,身后拖了长长的血痕。

  曹衣吞了一下口水,又扁扁嘴,觉得有点反胃:“……这鬼长得真像车祸现场。”

  人家本来就是从车祸现场出来的。雪杨轻轻敲了她一个爆炒栗子。

  女生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正当她手忙脚乱想爬起来逃走时,那女鬼却开口了。

  “一年前,当我想为自己的登台歌唱表演好好准备的时候,却不小心撞见两个人在化妆间里拥抱亲吻,那两个人……”女鬼侧过脸看看女生,又看看男生,目光中无限哀怨,“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我最爱的人。”

  女鬼静静停在女生面前,慢慢地伸出右手,抚上女生的脸颊,那双手血液淋漓,骨节嶙峋可怖,白森森地从烂掉的皮肤中翻了出来。

  女生全身抖得厉害,怕得只能任由对方摆布。

  “我好伤心啊,于是冲出了学校,不停地跑、不停地跑……最后一辆车朝我撞过来,我死了……不,”女鬼突然手指弯起,猛地往女生肩上一抓!“我还没死呢。现在,我又回来了,不是吗?”

  女鬼似笑非笑地瞧着女生因疼痛而皱起的脸,仿佛在看一幅美丽的画作。

  她摇了摇血肉模糊的头,再次扬起右手……

  “放了她!”男生忽然大吼一声,大步冲到一人一鬼中间,“错不在她!是我三心二意,想要一脚踏两船才会这样的。”他定定望着女鬼,毫无畏惧之意,“你回来是要报仇的话就找我,不要伤害殷子,再怎么说……再怎么说她也曾经是你最要好的朋友吧!而且我已经很久没再找殷子了,有什么你就冲着我来!”

  “好朋友?哈哈……”女鬼忽然高声笑了起来,凄楚至极,“好朋友……哈哈……”

  那边厢,站在不远处的雪杨连忙碰碰曹衣的胳膊:“快想想办法啊,不然他们会被杀的!”

  “那又怎么样?”曹衣冷笑一声,完全无动于衷,“他们犯错了就要有受惩罚的觉悟不是么,这件事我不认为我有干涉的必要。”

  “那难道你就要放着不管吗?他们会死的!那妖怪不会放过他们的!”雪杨急了,他无法接受曹衣的见死不救,“那些妖怪可是没人性的!”

  “是么?”曹衣忽然转过头一动不动地望着他,目光很凉很凉没有任何感情,“很无情么?”

  雪杨正惊诧于曹衣的反应,突然间那女鬼朝着他们发话了:“那边那位小姐,请问可以再帮我一个忙吗?”

  曹衣睫毛微微一抖,迎上她的目光:“什么事?”

  “我想,做一个了结。”

  “好,我帮你。”

  又有人要死了吗?雪杨无奈地叹气,谁叫自己这么没用呢,无力改变结局。

  女鬼朝曹衣感谢地点点头,突然转身一步步踏上主席台。

  她站在台中间,将视线投向遥远的星空,接着深吸一口气,竟开始唱歌。

  那歌声,犹如黑夜中腾起的千万只飞鸟,带着磅礴的震撼力。

  跳荡的音符一点一点渗入心底,酝酿成痛彻心扉的酸楚,逐渐淹没意识。

  曹衣站在主席台下,轻轻一扬手,顿时众人眼前一片光芒大盛。主席台两旁大大小小的灯光竟全部亮了起来,五光十色刹那迷离了众人的双眼,一如黑暗中最灿烂的星辰。

  那台上的鬼静静地唱着,她身上的血开始褪去,脸上的玻璃也逐渐消失,露出一张白玉无瑕的脸,眉目含笑,长长的睫毛一扫,倾倒半边城池。

  女鬼就这么深情地唱着那首她低吟过千万遍的歌曲,用尽所有的力量。那些精雕细琢的歌词与曲调,是她活着的时候用生命一点一点堆砌出来的,带着万般的爱意。

  喜爱唱歌,是因为能通过音乐传达些什么。

  只唱原创歌,是因为只有自己写的,才能诠释心情。

  女生忽然捂着嘴巴小声啜泣起来。

  男生捏紧拳头缓缓闭上了眼睛。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说这首歌是为一个叫殷子的女生而唱。

  终于清楚了,为什么没完成演出的颜舒要在人间徘徊不去。

  终于懂得了,这首歌的含义。

  曹衣轻轻叹口气,是因为这样,所以她身上才没有任何怨气么。

  女鬼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随着歌曲的完结,她整个身体也消失在台上。两旁的灯光一点一点黯淡下来,最后熄灭在无边的黑夜之间。

  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不错。”曹衣啪啪啪地鼓着掌,然后把手里那个录音器揣进口袋,“刚好录完。”

  雪杨不解地看着她,又看看不远处抱在一起的男生女生,问题终究没有问出口。

  “呆子,走吧,没有我们的事了。”

  下课回寝的路上,吉林大道人来车往,草坪上的音箱播着每日不变的节目。主持人一连串的对话后,广播开始播放一首在网上搜不到的歌。

  最近你总是小心表态,最近你总是望着他发呆

  三角恋爱,谁遇上都无奈

  情人知己,该如何去安排

  很多真相早已明白,只是难以说出来

  今天在这舞台,你们是否也站在人海

  十指紧扣听春暖花开

  再见我的亲爱,永远珍惜你们的关怀

  我会认真期待,下个人给我万千宠爱

  吉林大道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有一对牵着手的情侣慢慢停下脚步,侧耳倾听。

  其实我从来不曾责怪,谁和谁欠我几分情债

  感情的事,没有应不应该

  朋友之间,没有谁好谁坏

  很多事情早已看开,只是仍练习释怀

  今天在这舞台,你们是否也站在人海

  十指紧扣听春暖花开

  再见我的亲爱,终有一天我也将离开

  若那时我不在,也请你们幸福相爱

  那对情侣仰起脸看了看四周茂密的嫩绿色,情不自禁地相视一笑,将相牵的双手十指扣得更紧。

  “春天好像快要来了呢,立树。”

  “是啊,就像颜颜歌里唱的一样。”

  “嗯,不知颜颜转世没有,找到爱人没有……”

  “哪有那么快!小傻瓜……殷子,我爱你。”

  “我也爱你。”

  这个世界上,爱比恨更动人一万倍。

  一年前写出那首歌的颜舒,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标题:怪谈手笺:夜半歌|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2890/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duanpian/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女孩四叶草

    你拿着这草发什么呆?想什么呢?一个女孩问道。男孩转头微笑道它叫四叶草,有没听说过...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会上喝多了,一个人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走到一个黑暗没有...

  • 赵文

    这是赵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刚到酒店任职不久,酒店给他的工作暂时也只有这个了...

  • 只是做梦?

    早晨,我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卧室,身上樱花木道这个二逼还没心没肺地比着耶。站在客厅拐...

  • 灵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泪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孙俩,住在山上一间破房子里。每当打雷下雨时,屋里就成了水帘洞,锅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