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怪谈手笺:斩断的海星

怪谈手笺:斩断的海星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网络 时间:2015-04-03 14:03

  “下一位,路莹贝小姐,路莹贝小姐。”

  “路莹贝小姐在吗?路莹贝小姐……”

  模模糊糊好像有什么声音在轻唤。

  “小姐,醒醒,醒醒。”

  猛然一个激灵,我清醒过来。

  睁开眼,面前是一位年轻的护士,她一手抱着病历资料,一手推我肩膀。

  “小姐,请问您是路莹贝小姐吗?”

  我有点懵,但还是点点头:“是的。”

  “嗯,这样的,路小姐,轮到你了,请进去吧。”护士伸手指门。

  我终于想起,我是在医院的坐凳上排队等待复诊,由于等得太久,所以睡着了。

  我连忙起身,向护士点头,然后抓起包包进了诊疗室。

  我叫路莹贝,之所以来医院,是因为我上个月遭遇了一场车祸,头部受到严重震荡,失却了几乎全部的记忆,只依稀明白自己孤身一人,在某公司做接线员,还租了个小地方解决日常居住生活。

  我……似乎没有任何亲人健在了吧,朋友大概也不多,不然住院的时候不会一直无人探访。

  如今好不容易身体康复了,可记忆却并没有回来。

  尽管如此,生活还是要继续。

  “啊,路小姐是吧。”桌子对面的医生托起眼镜架,“你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这次复诊之后就不用再来了,恭喜你。”

  恭喜?我笑,这有什么值得恭喜的,我宁可断手断腿,也不想像现在这样什么都记不得!没有回忆,没有过去,没有任何凭依,多么可怕!

  我叹了口气:“医生,我的记忆怎么办?”

  递过医疗单,医生也随我叹气:“对不起,小姐,这个我们也没有办法……或者你应该让你身边的朋友和亲人多陪伴一下,尝试让他们多给你讲讲以前的事情,这样有助于恢复记忆。”

  “我没有朋友。”

  “呃……那,路小姐,其实过去的记忆,让它过去就好,以后的日子就当重新开始,那也不错。”

  “你试过失去记忆吗?”我丢下一句问话,抓起单据便转身往门口去,医生真是不可信任,他们只顾治病赚钱,从未顾及病人感受。

  离开医院,我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医院果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苍白,压抑,味道恶心。

  转过街角,我忽然看到前面出现一家小店,很奇怪的小店。

  青鸟小筑。

  绿色的店招显出鸟类腾飞的影子,店招下面是一扇古雅的檀香木门,雕刻了诡异的图案。

  那图案,仿佛是地狱的恶在咆哮。

  是我看错了吗?好端端一家店,怎么会作这种装潢?

  这样古怪的店子里,究竟会卖些什么?该不会是传销的吧?

  咳,我还真是能乱想。

  就这么猜测了数秒,我的脑海蓦然浮现出一片阴郁而茂密的深绿色。

  枝干横无际涯,藤蔓攀爬依附,绿叶招摇覆没天地……

  森林!那店里,有森林!

  我大惊,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难道我失忆以前……曾来过这里?这美丽的檀香门后,真的会有一片巨大森林么?

  被好奇心压倒,我上前碰了碰门环,发现没有上锁,便立即推门而入。

  一进去,我震惊了,那不过三十来平方的小小店铺,竟真的如同森林一般摆满了各色花朵草木,浓郁的香气瞬间充斥我整个胸腔。

  “这里是……”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这地方,究竟与我的过去有什么瓜葛?

  “啊……你。”看着从内堂走出来的一个绿衣裳女子,我忽而感觉与她似曾相识,可又完全捉不到其它任何头绪,只能这么支吾着,“你是……”

  那女孩看到我,明显怔了怔,随后才点头微笑。

  “小姐您好,我是店主青眠,请问有什么事么?”

  这对白一点都不像经商的,哪有开店的会问人家“有什么事”,莫名其妙。

  我望着她,熟悉感愈发强烈,不由脱口:“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女孩又是一怔,青黄卷发垂落胸口。

  “小姐,非常抱歉,恕我眼拙,青眠实在不记得在哪里见过您。”

  这样么……

  “啊,不好意思,我只是随口问问,没什么。”我赶紧找台阶下,“你们这里卖什么?”

  “愿望。”她的回答更加莫名其妙,“我们这里,出售愿望。”

  我忽然觉得很想笑,什么出售愿望,骗人的吧,只有动画片才会出现这种桥段。于是我忍住笑意,假装很认真很配合地问:“怎么个出售法?”

  本想调侃一下她的,不料那叫青眠的女孩却一脸歉意地朝我摇头,语气严肃:“对不起,小姐,本店不做您的买卖。”

  “啊?”我快被搞糊涂了,现在的生意人都是这么恶劣服务态度的吗?说不做就不做,当顾客是什么?

  也许,她根本就出售不了什么愿望,所以骗我。

  哼,怪人一个。

  青眠大概是见我鄙夷,于是解释:“小姐,真的很抱歉,不是我们不愿做您的生意,而是您本身就与本店有一桩交易,在它未完成之前是不得进行其它买卖的。”

  “本身就有交易?”我什么时候有来过这里买东西?我迷惑,随即眼前一亮,这个线索一定对我过去的记忆有帮助!

  我连忙拉住她手臂,急急问:“什么交易?你告诉我!我之前出了车祸,失去了所有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告诉我,那是什么交易?”

  “您失忆了啊……”不知是不是我看错,那青衣女孩似乎并无任何惊讶或同情,只是很平淡地笑了笑,一字一句缓缓回答,(鬼婆婆 www.guipp.com),“既然如此,小姐,我建议您回家好好照顾那颗海星,不要令它委顿了。”

  “海星?”我一个咯噔,她怎么知道我家养了一颗海星?

  是的,我租下的小房一角置了一个水缸,缸里养着一颗橘黄色的小海星,那海星纹路精致好看,每日吞食贝类虫蟹,很是活跃。我一直不知道它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它与我过去有多少交集,但我仍是坚持给它喂食、换水,看它或蠕动,或静止。

  我没有朋友,它是我唯一的倾诉对象。

  “你,你怎么知道我有养海星?”

  “小姐。”青眠仍然微笑着,“因为那便是你我的交易。”

  “交易?交易什么?”我不理解她的话,“你不是出售愿望么?跟海星有什么关系?”

  “这个嘛。”青眠没有正面回答,“小姐,或许您回去可以试试将海星切开。”

  “切开?”我可是听错了?“把海星切开?!那怎么可以……”

  “小姐完全不必担心。”青眠朝我欠身,“海星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重新生成一个新的海星,不会有事的。”

  “可是我好端端的做什么要去切开它。”

  青眠沉默片刻,然后垂下眼,轻轻道:“小姐,您所养的海星,叫做‘灵魂碎片’。”

  “相传每一个人类都不是完整的,他们从出生至死亡都在奋力寻找自己的另一半,而‘灵魂碎片’就是因此而存在的。”

  “切开它,您就会得到您所要的——生命中的另一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听着总觉得有点玄乎:“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有没有,小姐您大可回去一试。”那青衣女孩也不同我争辩,似乎胸有成竹。

  “那,我买那海星花了多少钱?”以前的我有那么蠢吗,居然相信这些奇怪的传说。

  青眠摇头:“交易金额您大可放心,不必由您偿还。”

  我纠缠了许久,她丝毫不露口风,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得作罢。

  回到家里,我第一时间去看了那颗令我困惑的小海星。

  它的颜色依旧橘黄如落日辉华,腕上纹路蜿蜒扭曲成乳白的花,小巧而讨喜。

  我弯下腰轻轻扣水缸玻璃,看它缓慢蠕动,笑。

  若它有情感多好,我不必再孤身一人。

  “你啊……我怎么忍心切开你……”

  我往水缸里丢两个贻贝,看海星舞动柔软管足。

  多么可爱,我笑,有它陪伴,我才能度过寂寞岁月。

  正想着,忽然间有人敲门。我以为是房东来收租,走去开门,却发现门外是一个女子。她看起来娇小瘦弱,提着行李,扎着细长马尾,一身温婉的黄。

  “莹贝?”她开口,声音甜腻。“是莹贝么?”

  她的目光落在我耳际,没有焦距。

  是有眼疾么?

  “我是路莹贝,你是……”

  “小奈啊!”女孩开心了,侧了侧耳朵,伸手摸过来,“我是小奈啊,你最喜欢的小奈!”

  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小奈来?我迷茫,是以前的朋友吧?原来以前的我还有朋友的啊,也好,能问问她有关于我过去的事情。

  “小奈,哦。”我懵懵懂懂应一声,接过她的行李,“进来坐吧,不用客气。”

  “什么呀,莹贝你也学会开玩笑了!”小奈撅嘴,“我就住这儿,怎么会跟你客气!”

  “住这儿?”我愣住,“你住这儿?!”

  “是啊。”小奈歪着头,目光换作落在我脸颊,“莹贝你怎么啦?怪怪的。”

  “我……”犹疑两秒,我向她道歉,“对不起,我上个月出了车祸,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不要介意。”

  “没有关系。”她似乎并不意外,只是叹了口气,又笑起来,“不记得也没有关系,你还有我。”

  “莹贝,你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

  小奈就这么信誓旦旦地向我承诺着,语气认真而坚定。

  我忽然开始觉得,我并不孤独。

  “小奈,你住这里,为什么一直不回来?”

  “我调动工作出差了,两个月呢,累死了。”小奈摸着我坐到沙发上,忽然像想起什么一般焦急起来,“啊,你身体没事吧?我在外没你消息,也不知你出事了,现在还好吧?”

  “嗯,没事,除了记忆有点问题外,其它都健康。”我坐到她旁边,莫名感觉安心,“你的眼睛……看不见?”本来几乎脱口要说瞎子,但发现那样不礼貌,才硬生生换了个词。

  “啊。”小奈低下头,有些伤感,“是呢,我的眼睛不自由。”

  眼睛不自由,温婉的形容,我不由开始欣赏她。

  我相信,以前的我一定也是非常欢喜她的。

  “你的东西放哪里,我帮你吧。”顿了顿,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这,屋里只有一个房间一张床,我们平时怎么睡的?”

  小奈咬咬嘴唇,脸上蓦然飞起两片红云,令我有很不好很不好的预感。

  “我们……我们以前都是一起睡的呢,你说,你说,你说你最爱小奈了。”

  不是吧!以前的我是同性恋么?!

  我有点尴尬,这种事该怎么处理,我是一点办法没有。

  不料小奈却很是聪明,立刻开口圆场:“其实也没有啦,现在……现在的莹贝不一样了嘛。”她低下头,我见犹怜,“莹贝,莹贝,一切可以重新开始,你不要担心,以前的记忆我会帮你找回。”

  我笑,伸手覆上她手背:“谢谢你。”

  小奈羞涩一笑,眼中蓦地有光:“不用跟我客气嘛。”

  就这样,我与她开始了同居的生活。

  奈是极可爱的女孩,性格开朗,事事天马行空。平日工作认真,生活规律,办事也体贴周到。我做饭,她就会帮着洗碗,我熨衣,她就会帮着收拾,从不仗着眼疾偷懒。

  她虽眼盲,可心眼却灵活得紧,缝纫、烹饪无一不晓,活脱脱一个贤妻良母。

  我一直很惊讶,一个眼睛不自由的人竟可如此自如生活,实在足以令那些身心健全的懒人惭愧。

  奈的职业是音乐师。音乐与视力无关,这点令她有了固定的收入。平常她不仅参与各种演奏和交流会,还为公司谱曲作词。她能只听三遍歌曲便默出完整乐谱,能操作十种以上的乐器并运用自如。

  她的本事无人能及。

  但奈却没有朋友,或者说,我从不见她与别人沟通联络,周末也不出门半步。

  我疑惑,于是问她,奈看我许久,叹气:“莹贝,我的眼睛看不见,不能打牌、登山、游泳、观电影,我什么都不能做,加之我还是Les,人人视我如洪水猛兽,避都避不及,怎么会和我交朋友。”

  我听着可怜,拥她入怀,轻轻拍抚她背:“不怕,你还有我,我永远是你好友。”

  小奈身体很软,如同什么无脊椎动物。

  不知是否错觉,她的身体似乎微微颤了一颤。

  “莹贝,莹贝,可不可以……不止是朋友?”腔调楚楚可怜。

  我叹气,松开怀抱。

  “小奈,感情事不可勉强。”

  “但以前……”

  “小奈,我是莹贝,但又不是莹贝,你可明白?”

  奈红了眼眶,眼泪欲滴。

  最终,她还是点点头,默默转身入房。

  我以为事情至此,总该告一段落。

  可是我错了。

  半夜时我隐隐约约听见声响,蓦然惊醒,又发现奈不在床上,于是疑惑出门。

  一出房间,我登时吓一跳。

  只见厅角那透明鱼缸亮着幽幽蓝灯,而小奈就在缸前定定站着,双手覆在玻璃之上,一时失了神。

  水底海星隔着玻璃触碰她的掌心,仿佛在传递什么。

  她在做什么?

  我本想上前催她睡觉,但随即,她怪异的举止再次吓住了我。

  奈竟抓起鱼缸旁用以喂食的贻贝,又一手挖出柔软贝肉,生生吞了下肚!

  我连忙捂住嘴,拼命忍着呕吐的冲动。

  小奈似是察觉到了我的存在,缓缓转过脸,僵硬浑浊的眼睛折射出鱼缸蓝光,妖异骇人。

  “莹贝,为什么?”

  我一个咯噔,心里发毛,“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爱我?”她幽怨的眼神如同厉鬼。

  “小奈。”我皱眉,“我以为你已明白,感情事不可勉强。”

  很多界限不得逾越,一旦犯禁,后患无穷,比如马路红灯,比如爱情。

  奈咬着嘴唇,沉默数秒,转头去看那水底海星,又伸手按上鱼缸,指甲一下一下刮着玻璃,声音尖利刺耳。

  我心中反胃感觉愈发浓烈。

  “当初还是海星的时候你多么依恋我,为什么现在一切都变了?”

  “海星?”我不解,隐隐感到有什么真相将露未露。

  小奈一怔,眼中光芒顿灭,她别过头,言辞闪烁:“不,没什么了,莹贝,睡觉吧,好晚,我好困。”说着,她垂下眼帘,自我身旁走过,转入房间。

  我更加困惑,可是又不好过问太多,只得做罢。

  不料奈却变本加厉。

  第二日我下班回来,奈在厨房,我以为她要做饭,生怕她弄伤自己,我急匆匆走进厨房想接替家务。

  但见小奈一手高举菜刀,一手搁在砧板上,指尖平平摊开。

  那钢铁的冷厉光芒,一时间闪花我的眼。

  她要斩断自己的手?!

  我大惊失色,一个箭步冲至她身旁,劈手夺过菜刀。

  “你疯了!你干什么!”

  “莹贝?是莹贝?”小奈摸索着朝我转过身。

  我将刀放于一旁角落,怒不可遏。

  “你这是要做什么?自残?”

  “不是的,不是的。”小奈急急摇头,又摸上我的脸,“海星……有再生能力,我……也会有的吧。”

  “你在胡说什么?!”我抓紧她手臂,“什么再生能力,一个个都跟我说再生能力,还说什么生命中的另一半,神经兮兮的!你们……”

  忽然间,我脑中闪过一丝微弱头绪。

  海星?莫非小奈就是那一颗……

  灵魂碎片!

  天!那店主所说的是真有其事么?我屏住呼吸,回想奈之前的怪异举止。

  吞食贻贝,再生能力,柔软体质,没有视力,橘色的衣裳,还有她曾说的“以前还是海星的时候”一类话语……

  我想得心惊,忙不迭后退几步,失声道:“你……竟然是你!”

  小奈一愣,重又伸手摸索我所在的位置。

  “莹贝,莹贝,你不要怕……”

  “你别过来!”我咬牙,“我跟你不是同一类,是不会有结果的你懂不懂?”

  我的用词似乎重了一些,但若不□了言辞,她又怎能听入耳。

  “不是同一类……”小奈刷白了脸色,踉跄几步,好不容易才站稳脚,“莹贝,我有在努力的,很努力很努力的,我想和你在一起……”

  “不可能的!”我打碎她的梦,“小奈,你醒醒吧。”

  奈怔怔站着,随后肩膀开始极轻微地颤抖,仿佛在竭力忍住极大的悲恸。

  我俩就这么互相对峙着,沉默了许久许久,久到空气几近凝固,尘埃几近低入地底时,小奈忽然动了动嘴唇,用一种极为受伤的语气轻轻朝我开口。

  “莹贝,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她深深抽一口气,尽量平缓呼吸。

  “你可不可以最后跟我说一次,说你爱我?”她缩着身子,“只是一次,以后我再不缠你。”

  我没有考虑,断然拒绝:“奈,你得学会接受现实。”

  “不!我没有不接受,莹贝。”她忽然毫无预兆地发急,“我只要一句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要你一句话,你说完,我立刻走!”

  “不,小奈,我不说。”语言是桎梏,怎能信口开河。

  “就一句而已,莹贝,求求你,就一句,我不要任何承诺,只是一句话!”她身子一倾,靠在墙上,眼泪吧嗒吧嗒侵袭衣物。

  “小奈……”我有点于心不忍,想上前安慰可又怕误会,只能抬了手,再落下。

  “你答应我好不好……”奈蓦然抬头,“不答应我……你一定会死,会死的!”

  “我会死?”我一震,冷笑,为她的恶毒话感到心凉,对她的疼惜之情也消失殆尽。

  呵,这就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这就是那个青鸟小筑与我的交易?

  如此不堪的思想,如此恶毒的生物!

  “小奈,你让我失望,你将永远失去我这个朋友。”

  我走到鱼缸前捞起那水底海星,丢进胶袋里用水浸住,然后冷冷瞥她一眼,往门口去。

  “莹贝,你做什么?莹贝?”奈大概是听到水声,于是一边摸出客厅,一边急急询问我,“你干么动鱼缸?”

  “我要退货。”没有进行隐瞒,我穿上鞋,打开屋门。

  “不!不要啊!”奈突然发疯,朝我的方向直扑过来,“不要拿回去!不要!”她砰地撞上一张椅子,扑倒在地。

  “莹贝,不要拿回去,不要啊……”

  我看着一地狼藉,心中烦躁。

  要和这样的人——也不知是不是人的家伙一同生活下去,叫人如何受得了?

  我叹气,扫视她两眼,见没有受伤流血,我便不再理会太多,转身匆匆出了门。

  这笔交易,该结束了。

  我带着那颗橘色海星拐过街角,穿过小巷,终于再次来到那扇檀香木门前。

  定定神,我推门而入。

  盎然绿色顿时晃进我眼。

  我四下观望数秒,见角落有两个女子正正面对面站着,俨然一副对峙的姿态,我不由一愣,本来要出口的问话也生生噎在咽喉。

  两个女子都很漂亮,一位黑发红裙,眼睛妩媚如猫;另一位卷发青衣,身材修长,肌肤白皙而光滑——是店主青眠无疑。

  “曹衣姐,我可以供给你灵魂作食,保你半年内恢复所有法力与修为,只求你将阿染让给我。”青眠泪眼欲泣。

  那黑发女子冷着脸,言辞锐利:“让?爱情怎么个让法?我当初为他连命都可以不要,难道还在乎这小小修为?”

  “我已寻他三生三世。”青眠皱眉,“我不能再错过。”

  “但他已经不是你的那个阿染。”黑发女子闷哼,“他是雪杨,他只是雪杨。”

  我听着她们对话,很是好奇,那雪杨究竟是何许人也,竟使得这二位愿意如此牺牲?

  我不禁走近两步,想再听得清楚一些。

  这一动,便即刻惊扰了她们。

  青眠转过脸看我,面上愁云未消,可不过两秒,她就调整好了情绪,朝我欠身。

  “抱歉,怠慢了,请问有什么事?”

  那黑发女子也收敛了怒气,换了一副懒散模样坐了下去。

  我递出手中海星:“你上次不是说,这是我和你的交易么?”

  “是的,小姐。”

  “我要退货。”我将胶袋搁在青眠手中,“那根本不是我所要的东西,我要退货。”

  “您确定是非退货不可么?”店主瞧着我,不知为何目光有些怪异,是担心生意赔本么?

  呵,既然怕生意不成,当初就不要做这种无聊事,什么灵魂碎片,唬人的玩意儿,世界上哪有这么简单的爱情!况且,我又不是同性恋!

  于是我加重语气:“我一定要退货。”

  “既然如此。”见我坚持,青眠叹气,打开胶袋将海星倒入身旁的一个空水缸里。

  刹那间,水缸中凭空涌出数十股蓝色细流,汇到中央,迅速凝结成冰,将那颗橘黄海星牢牢冻住。

  “啊……”我惊奇出声,“它……”

  “毁灭。”椅上黑发女子幽幽瞟过来一眼,“完不成任务的灵魂碎片会被毁灭。”

  “为什么要毁灭!”我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结果,“它不过是一颗海星,没必要这么残忍吧!”我想起家中小奈,她是这橘黄海星的另一半所幻化出的人儿,若知道灵魂碎片被毁,一定会很伤心吧。

  “残忍?”黑发女子笑了,神色讽刺,“谁比较残忍?是你吧,你不仅害死了你自己,还赔上了一个人类的灵魂!”

  “当初的交易合约写明,切开灵魂碎片,其中一半的海星会幻化成人,客人将会得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而条件是,必须要在三个月内让海星说出一句‘我爱你’,且不得对海星进行任何损毁、凌虐,这样子,海星才能真正得到人的生命,并与客人生活一辈子。”

  “可是,一旦毁约,海星将失去生命,而客人也必须献出自己的灵魂作为违约金。”

  “不对,不对。”我连忙辩驳,“小奈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另一半,我又不是同性恋,我因为不满意而退货,这怎么算违约?完全就……”

  “似乎你并没有搞清楚状况吧。”黑发女子站起身,冷冷伸手指着我,“黎奈可不是那颗海星,知道吗,你,才是。”

  我愣住,脑中混乱一片,然后莫名有恐慌的感觉遍布身体。

  “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会是海星!”

  我感觉脑中似是有什么东西在膨胀,撑得我无法思考。

  黑发女子眼中嘲讽意味更浓:“呵,真好笑。你之前不也以为黎奈是海星么?凭什么你就不可以是?”

  “可是奈她……她……我亲眼看见她吃贻贝!她还说自己有再生能力……”我渐感虚脱。

  “那是她傻,以为模仿你以前的行为和饮食,就能和你亲近。”

  “人类……都是寂寞的吧。”青眠低下头,笑得微涩。

  黑发女子一怔,也苦苦笑了:“寂寞的,又何止人类。”

  她们眸中浓烈的哀伤,迅速席卷了整个空间。

  我一时失神,好一会儿,才重又缓过气来。

  “不可能!不可能!”我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我居然……不可能!”

  说着说着,我愕然发现,我的身体竟开始变得透明而薄弱。

  “小姐,您确实是那半颗灵魂碎片。”我从青眠语调中嗅出略微惋惜的味道,“小姐,我的小筑只做人类的生意,只有有灵魂的生物才会看到小筑那扇透明玻璃,而小姐您所看到的,应该是檀香木门吧,那是因为,您并没有灵魂。”

  “还有,您知道您为什么没有以前的记忆么?因为以前的您是海星,海星怎么会有回忆呢?”

  我怔住,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而我身体的透明程度也愈发加重了。

  “以‘我爱你’三个字为赌注,博取一生的爱情,黎奈小姐做出这一举动,本就该抱有输的觉悟。”

  我眯了眯眼睛,意识逐渐模糊。

  “以爱情作赌,输了,必然万劫不复。”

  恍恍惚惚好像有门开门关惹出的风铃声,同时又有一个陌生的嗓音响起。

  “那是当然的,曹衣,青鸟,你们决定好了么,以爱情为赌?”

  之后的事我再不知道,因为从此刻起,我的眼前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一切,化作虚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标题:怪谈手笺:斩断的海星|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2874/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duanpian/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女孩四叶草

    你拿着这草发什么呆?想什么呢?一个女孩问道。男孩转头微笑道它叫四叶草,有没听说过...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会上喝多了,一个人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走到一个黑暗没有...

  • 赵文

    这是赵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刚到酒店任职不久,酒店给他的工作暂时也只有这个了...

  • 只是做梦?

    早晨,我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卧室,身上樱花木道这个二逼还没心没肺地比着耶。站在客厅拐...

  • 灵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泪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孙俩,住在山上一间破房子里。每当打雷下雨时,屋里就成了水帘洞,锅碗...